笔趣阁小说 - 玄幻奇幻 - 光阴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一章 风云际会,江山如血

第一百四十一章 风云际会,江山如血

        “悟性是学习一切,领悟一切的基础。”

        陈平看着自己的属性面板,若有所思。

        仔细沉吟了一会,消耗40点福缘,毫不犹豫的加入到悟性上面。

        之所以如此,一个方面是,最值得溯源夺运的那位护道者,却离奇的根本没有光点出现。

        也不知是因为这东西不算生命,没有气数,还是因为三仙岛出身,对方能够镇压气数,自己不能夺取。

        陈平估量着,多半是第一点。

        那就是个竹子精,可能连竹子精也算不上,充其量是竹枝制成的傀儡,加了一点点灵性在里面,所以可以听令行事。

        应该是与传说中什么纸人纸马、黄巾力士之类的东西相似。

        没有气运夺取,那就没有,陈平反正也不失望。

        他现在的技能其实很多了,多到有些用不过来,虽然在战斗的时候,可以随意切换战技,但总觉得自己一身所学,并没有完全发挥。

        此时再学新的技能,殊无必要。

        整合一身所学,比学到新东西更重要一些。

        悟性一栏,渐渐虚化,从10提升到11……

        冥冥中一股奇异的清凉气息在脑海生成,他忍不住就发出一声压抑而舒畅的呻、吟。

        只觉得就像是睡了足足十二个小时之后,被窗外冷风一吹,醒了过来。

        酸麻、臃肿、迷蒙和心灵的疲惫,在这一刻全都离他远去。

        所有领悟的没有领悟的,在他心里一一条分缕析,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灵感的火花,此起彼伏着。

        “我可以这样啊,四种剑法,三门圆满。除了天心明月剑是关系到心灵感应的剑法,不属于运气发力技巧之外,其余三门,其实万法同宗。

        虽然各有擅长方面,但是,剑法本质道理是一样的。”

        “混元是个筐,什么都能往里装。”

        陈平脑海之中灵光一闪。

        达到[人中龙凤]层次都算不错的大天才悟性,此时就发挥了巨大作用。

        以混元剑为基,种种招式,种种发力法门,全都融入了进去。

        既有混元剑的厚重圆转剑意,又有清风无影的快捷无伦剑意,更有七星剑的锋锐切割剑意。

        三剑融为一剑,兼顾大力、加速、锋锐三种特质的全新剑法出炉。

        再看看属性栏。

        在技能那一栏,剑法那一栏,已经清爽了许多。

        七星剑和清风无影剑消失不见。

        只余混元剑,出现了“一次破限[剑意59%]”的字样。

        他站起身来,抽剑出鞘,轻轻飞舞……

        黑光一闪,烛火被斩成两段。

        火光先是被切成两截,兀自不熄,再被强横力道挤压,爆出了万千火星……

        蓬的一声轻响,整个屋子都被照亮。

        像是夜空,散开的的漫天繁星。

        “这一剑,又快又重,达到了某种不合常理的程度。

        意之所至,被斩断的火苗,都能化为繁星,甚至可以短暂塑形……

        意不散,形不灭。

        用力技巧方面,何止倍增。”

        陈平叹息着,只感觉手中的黑剑,此时就像是存在,又像是不存在。

        就如常人,在没事的时候,绝对不会关注到自己的手在哪。

        只有意念灌输到手上,才会察觉到手的存在。

        耳朵鼻子嘴巴也是一样。

        人体本来的器官,总是处于存在与不存在之中,本来就是一体。

        不用特地留意,总在那里。

        此时的黑剑就有这么几分味道。

        拿在手里,如意轻巧,剑意入血,剑意入骨……轻轻挥动,甚至能剖开空气中的尘埃,说斩成几块就斩成几块。

        “剑意入微,出神入化。这才是先天层次剑法剑意,该有的威力。”

        一念及此,陈平也明白了,为什么在先天境界这个层次,有些人可称宗师,有些人不能。

        有些人能够登入地榜,傲视同侪。

        而有些人,只配被人越级挑战,连后天选手都打不过。

        因为,那些登不上地榜前列,达不到天人感应境界的先天高手,他们只是境界到了,对技能的认知没有到。

        杀伐之术的等级远远不够,对能量,对物质的敏锐度也不够。

        从反应到变化,统统落后一步或者几步,所以,败才是常理,不败才是奇怪。

        “我如今的实力层次又是哪一步?”

        陈平细细思索了一下,自己前不久经历的数场血战。

        初步估量着,在刚刚提升之前,应该是与那护道人差不多处于同一层次。

        无论是剑法,还是出手速度或者反应,都是差不太多。

        之所以能够轻易胜得他,是因为自己的体魄优胜。

        尤其是力量方面,比那护道人的竹枝身足足强了一两倍有多。

        狂风骤雨般暴击之下。

        无论护道人用出什么样的手段来,最后的结果,都只能是剑与人俱裂,他扛不了,也躲不开。

        那么现在呢?

        陈平心中陡然升起无穷自信。

        剑法合流,新的混元剑法,剑意提升,各种特性融合,把所有优势全都凝聚一起,得到升华。

        战力至少提升了七八成,到一倍的样子。

        比起护道人,自是强上许多。

        “我能打两个,甚至,三个也不是不可以打一打。”

        考虑到这一次要面对大名鼎鼎的海外三仙岛传人,无论再多的准备都不算充分。

        万一出现变数。

        逃跑能力也是极为重要的。

        步法[七星步]已经升到了圆满,那么,就从身法上再下点功夫。

        练是不用练……

        陈平看看劫运点还有不少,当下,花了16点把[燕回蝶舞]身法提升到大成,再一不做二不休,花费32点,直接提升到圆满。

        他脑海一幻,自己就像是化身为一只春燕,低翔疾舞;

        又像是化身为一只彩蝶,翩然花丛中,若隐若现。

        身形飘忽诡异,起起落落,不知何处来,不知所处去。

        甚至连他自己,都觉得身形飘忽,有些违背常理。

        军营中,拉着五百精骑训练了好一会阵法的韩小茹正要回屋洗涮,清除身上的一身臭汗,经过陈平的屋外,眼睛就有些发直。

        她发现,那处淡淡月色照进去的屋子里,突然就有一道轻烟般的身形飘了出来,灵动快捷。

        最离奇的不是身法有多轻,速度有多快。

        而是,那身影出来的方式。

        那可是窗棂,只有一个巴掌宽的两根杆子中间,是怎么飘出一个人的?

        看着陈平那身高足足八尺的强健身体,韩小茹不由陷入沉思中。

        她侧头疑惑的走到窗台边,伸手摸了摸窗棂,就发现,窗棂木杆,仍然光滑致密,没有一丝折断的痕迹。

        “啧啧……你这是怎么做到的?”韩小茹大眼睛中差点冒出星星,羡慕得直流口水。

        如此身法,若是去做贼,那简直是让人防不胜防。

        可以把娘亲床头的零食偷个精光。

        “刚才身法有了小小突破,正好试上一试,你想学?我教你啊。”

        “真的?”韩小茹更开心了。

        陈平倒不吝啬什么身法步法的,韩小茹越强越好,以后也能多点保命把握。

        只不过,这大妞丰什么肥什么的,学这个身法是不是不太合适啊?

        “能不能学会我可不管,估计还是有点难的。”陈平实话实说。

        “小看谁呢?”韩小茹撇了撇嘴,她的脑回路不愧是与陈平比较同频,只是溜眼一扫,就从陈平的视线落点方位看出了他在想什么。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材,笑道:“师弟你以为我不知道这身法的来历啊?听说百花谷谷主,是个四百多斤的大胖子。

        她都能修行到圆满境界,我怎么就不行了?”

        “倒也是。”陈平哑然失笑。

        想到溯源夺运之中,看到过的那个大肥婆,再来看韩小茹,就觉得这姑娘纤瘦小巧,简直是弱柳扶风。

        正好适合这门身法。

        “那我教你。”

        “现在就学?”

        “嗯,就现在。”

        当下,两人进了屋子,足足过了一个时辰,陈平才再次出来,眼神中就有了些疲惫。

        练武不轻松,教学同样不轻松。

        好在,韩小茹终于学会了。

        余下的只有多练,才会勇猛精进。

        剑法有了巨大进步。

        逃命的本事也有了进步。

        陈平这才安心下来,稍稍在房内休息了几个时辰,不知东方之暨白。

        清晨时分,屋外校场,已经传来操练的声音。

        陈平睁开眼睛,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

        第一件事,就是看了看自己的属性面板。

        [春秋蚕(二转)]

        [天赋:溯源夺运、蜕茧重生]

        [根骨:7(颇具潜力)]

        [悟性:11(人中龙凤)]

        [劫运:24(破境)]

        [福缘:11(改命)]

        [功法:徒手搏杀体术(圆满)、七星步(圆满)、燕回蝶舞(圆满)、混元功(金身:精通)、混元剑[改](圆满、一次破限[剑意59%])、落日神箭(圆满)、大日炎阳功(入门)、天心明月剑(大成)、剑罡同流(入门)]

        [炼体:五阶(先天初段)]

        [炼气:三阶(通脉)11%]

        ……

        “很好,我现在已是前所未有的强大,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只要这次行动能成功,把沧龙印拿到手,借助其中奇异天地能量,补足混元金身法能量不足的弊病,再破重关……

        就算是遇到地榜排名第二的斩魄刀许敬安,也不是不可拼个输赢。”

        到那时,大宗师不出,他可以称一句,天下英雄谁敌手?

        至于兴庆府,有了此等实力在身,也终于可以与北周胡人高手,以及靖海王世子一方的崔家势力正面放对。

        否则,对方随便拉出一个厉害高手,就能与自己硬拼,甚至压了自己一头,还谈什么全以兴庆府?

        简直是痴人说梦。

        ……

        “小姐小姐,快起来。”

        方清竹睡得正香,嘴角还残留着可疑的液体,滴落在枕头之上。

        她咂巴了几下嘴巴,似乎回味无穷。

        海岛之上,日子过得真是太孤寂太无聊了,只有烤一烤鱼,打一打兔子才能慰籍这漫长的日光。

        竹君子整日里立在海岸边吞风饮露,不理外事。

        熊山君为了几个蜂窝,绞尽了脑汁斗智斗勇,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

        兰姑姑一天到晚照着镜子描眉画唇,似乎可以画到天荒地老。

        而火童子呢,那个小屁孩,守着炉子煨着一锅归元汤,听他说好像是已经煨了三十年。

        乖乖,三十年前,估计自己的娘亲都还在玩泥巴,自己也没有顺着海水,漂到海上被师父捡来。

        想到师父,方清竹就叹气,已经十年没见到了。

        听说她一心想要脱离天地囚笼,时不时的一闭关就是很久很久。

        反倒是师姐,会经常出现。

        不过,师姐是个闲不住的人,总是嚷嚷着要去海里杀龙。

        海里有龙吗?

        方清竹从来没见过。

        她只知道,自己闲得快要自闭了。

        因此,吃了烤鱼之后,就在岛上翻箱倒柜,找一些新奇好玩的东西,来打发时光。

        练什么功,不存在的。

        这世上,还有敢对紫竹林动手的势力吗?练了神功又有什么用处。

        终于,她在师姐房里,找到了飞鸟传来的密信,打开一看,有事情做了。

        “东海伏波岛,把千年气运,给玩脱了。

        这次轮到南海紫竹林,这我得帮师父分一分忧……说不定,早点凝聚气运,助她一臂之力,就能早日打破天地,超脱出去。”

        于是,方清竹背起行囊,偷偷的在竹君子身上扯下几根竹枝,再到师父房里捞起一条金红小鲤鱼,这是她的玩伴……

        解下一只小船,晃晃悠悠的就往中原而来。

        别问这小船怎么不会沉。

        南海紫竹林的船是一般的船吗?

        远渡重洋,都只是一梦南柯而已。

        很快,方清竹就发现。

        “这里的人好好哦,说话太好听了。

        这里的东西也太太太好吃了,简直让人差一点就把舌头吞下去。

        大周大离,四大天王,七煞天罗,各处王爷,都是什么跟什么?

        听说大周已经占据半壁江山,中原一统在望,他家势力最大,那就是你了。”

        “听师姐说,中原人惯会瞪鼻子上脸,不能给他们脸色看,得崩着架子,才能不受欺骗。”

        方清竹一路遵循着这种原则,走到哪吃到哪,心花怒放的同时,还不能让人看出她其实真的不介意天下属谁,气运到底能不能快速聚集,只想好好的多吃几顿。

        “怎么能做出这么多好吃的,他们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

        方清竹还在做着十六个菜的美梦,只觉身体一阵摇晃,大惊之下醒了过来。

        “翻船了吗?都说了这船不靠谱,我应该选一只大船的。”

        “翻什么船啊?小姐,太阳都晒屁股了。”

        一个扎着两揪小鞭子的圆脸小丫头,翻着白眼鼓着嘴巴,不高兴的说。

        “是竹三……”

        “竹三,对,竹三怎么了?”方清竹睡得有些迷糊,一时没反应过来。

        细细想了想,才想起,昨天好像大宴之时,就把竹三派出去了,是因为什么来着。

        好像是一个叫陈平的人,夺军权到处杀人。并且,还领军进城,四处威逼武林同道,搞得乌烟瘴气的。

        “陈平……”

        方清竹终于全部清醒了过来,她爬起身,坐直身体,又摆出一副清冷端庄的模样。

        “抓来了吗?拿我的竹枝过来,要好好的问问他,为何要如此欺凌百姓。

        这次,我要抽三十下,会不会太重了?小鱼。”

        “抽什么啊?就没抓来……”

        “没抓来?不至于啊,竹三也学会偷懒了吗?”

        “没偷懒,竹三走了。”

        小鱼丫头都在翻白眼了,神情中微微有点哀伤。

        虽然那只是木傀儡,但是,不能不把木傀儡不当人啊,养只猫,养只狗,养得久了,都会有感情。

        那么,养只木偶,也会很亲近吧。

        没毛病。

        “回去了吗?他那木头脑袋根本不灵光,怎么找到船只的?”方清竹面色不解,越发佩服竹君子了。

        从他身上随便扯下来的几根竹枝,竟然有着如此灵性,真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死了,听说被人打回了原形。”

        小鱼嘴笨,叽叽歪歪好不容易才把事情说得清楚……

        “你是说,今日风云放榜,潜龙榜上那位陈平不但没事,还双榜有名?”

        方清竹愕然:“让我理一理,他的评价是[力拔山兮,气吞万里]……

        他还是田七,曾经登上潜龙榜单三百零五,号称[侠肝义胆,扶危救困]。

        这人很厉害啊,我都只是潜龙榜第二,地榜二十三。

        他竟然一步登天,就成为潜龙榜十八,地榜三十一了,窜得也太快了。”

        “你到底有没有听明白啊?”小鱼都急疯了:“战绩,你听他战绩……杀大漠狂刀叔孙萧,斩血眼刺客幻心剑,一人破千军,斩张连山,镇压十方、风雷武馆,斩紫竹林护道者。”

        “听明白了,不就是打败杀死很多人吗?这人果然是个好战分子,抓他准没错。”方清竹眨巴着眼睛,不明白小鱼到底急什么。

        “不对,你刚刚说什么来着,我好像听到了咱们紫竹林护道者的名字。

        谁,是谁死了?竹君子还是熊山君,不会是兰姑姑吧,她一个只懂得化妆,与世无争的小小花妖,怎么就死了呢,呜呜……”

        方清竹悲从中来,眼圈变得湿润,看着就要化为大雨滂沱。

        “是竹三,竹三竹三……”小鱼气得快要断气了。

        她感觉自己被方清竹忽悠着离开海岛,来这花花世界,完全是脑子进了水。

        这位小小姐,脑海里不知一天到晚在想什么?

        完全是天马行空的,跟她讲话,基本上有如鸡同鸭讲。

        难道,这女人一旦长得太漂亮了,就会智商不高吗。这美貌原来是脑子换来的。

        “难怪我长得不太好看。”小鱼拿出一面小圆镜,细细的照了一会,若有所思。

        不对啊,差点又扯远了,不是在说竹三的事情吗?

        怎么又想到好不好看的问题了。

        小鱼眼睛微微发直,强行聚拢发散的思维,问道:“小姐,竹三被人打成了原形,那人好凶残,咱们要不要做什么?”

        “要,当然要,紫竹林的威严决不可辱。”

        方清竹柳眉倒竖,杀气腾腾的说道为,一定要惩罚他。

        鼓了一会气之后,她又有气无力的道:“还是先吃饭吧,感觉昨晚上没吃饱。

        不是说了今日要举行授印大宴吗?宇文英他们,到底什么时候开饭?”

        ……

        “十五兄快到了吧?”

        裴子兴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再不过来就已经太迟。

        等到北周十三皇子宇文英拿到沧龙印,登高一呼,天南半壁江山,至少会有一半人响应。

        而且,还不是那些势小力薄的普通家族,南面七大家族,原本就在观望的章家、元家都可能倾向于北周势力,更别提那些义军了。

        如此一来,大势将成。

        就算宇文英身边兵微将寡,也没有半点关系。

        他身后站着北周百万精锐,挟滔滔大势,自有豪杰投奔。

        所以,授印大会完成的那一刻,就是最后的机会。

        “已经到了清江漓水,放心,这一次,随子文兄过来的,还有本家诸多兄弟,以及元和阁老麾下蹈海十八骑。”

        “蹈海十八骑?”裴子兴面色微喜,心中不知为何,又有些悸动。

        有着如此强大实力前来支援,兴庆府当无忧矣。

        不过,身为阁老的族长裴方裴元和,竟然派出他身边的精锐力量南下,这代表着什么?

        代表着族长也有些不看好南离玉京的局势了,已经开始布局南方。

        甚至,想得更远一些,是不是就连南离圣上,也有着南下的准备。

        放弃北面,经营南方。

        “这……这是大势将去啊。最好的结果,就是占据南面半壁江山,与北周隔河相望。大离,大离真的有可能要没了?”

        裴子兴一念及此,心中涌起无穷悲凉。

        不管如何,自己要想办法,守住兴庆府,扎下一颗钉子。

        就算是北面势危,也能守住通道,稳住陪都,保留最后一线生机。

        “绣衣卫呢?此时还各行其事,简直不顾大局,为何不来汇合?”

        “梁崎右指挥使,自本月风云榜单公示之后,立即调兵遣将,准备捕杀陈平。

        谁能想到,那田七与陈平竟是同一个人,当初谣言传出之时,众皆以为笑话。但世事之奇,莫过于此。

        他竟然区区数月时光,就已经走到如此地步……”

        黑衣儒生叹息一声说道。

        “糊涂,此时此刻,当务之急,不是夺取沧龙印吗?

        竟然轻重不分,想要对付宣武卫和混元武馆……绣衣卫梁同知,脑袋里都是屎吗?”

        裴子兴恨铁不成钢,暗骂一声,却也无可奈何。

        ……

        时近中午。

        陈平来到约好的沿河路绿柳居。

        说出约定的暗号,进了三重门户,到了后院,就看到四个蒙面黑衣,身上裹着厚重棉衣,完全看不出体型。

        甚至,连男女都分不清的身影。

        “至于吗?你们这是?各个藏头露尾的……”

        陈平一看,心头咯噔一声,自己只是戴个斗笠就前来相会,是不是草率了。

        合谋攻击南海紫竹林天下行走,这事不管成不成,都是后患无穷。

        难怪,没人敢露出真容。

        ……

        求月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