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玄幻奇幻 - 被迫嫁给男神在线阅读 - 番外(副cp)

番外(副cp)

        室内温度恒定,但辛莹却觉得自己越来越热。

        对于一个开过荤的人来说,就算是女孩子,也是会想念这种事情的!毕竟她之前的性生活有那——么和谐!

        所以跟陈诉分手后,她是真的真的一直吃素,说馋了不光是在开玩笑,也是字面意义上的馋。

        看刚才撩拨陈诉他这反应......他大概也是一样。

        辛莹维持着这个跨在他身上的姿势跟他接吻,吻到最后脑子都乱了,但四处的狭小让她仍然觉得这儿不合适。

        辛莹喘息着说:“去卧室。”

        陈诉“嗯”了声,那声音磁性低沉,性感极了。

        于是,采花大盗与娇花先是在沙发上激吻奋战,两人都觉得这儿施展不开,于是又一致决定换到了卧室。

        ......但是是娇花抱着采花大盗去的。

        后续......也是娇花压着采花大盗做的。

        所以,这其实是一个采花大盗被采的故事。

        辛莹跟陈诉的这番和好,最开心的可能是佟姐。

        ——当然,全世界知道这事儿的也就那么几个人而已。

        首先两人复合,陈诉身体不会再出状况了,佟姐省心。其次,陈诉不会再出现那种突然失踪好几个小时找不到人的情况了,因为他总跟辛莹在一起,就算不在一起也肯定有联系,打不通他的电话就打辛莹的,准没错。

        第二开心的是秦溪。

        她很兴奋地建议:“其实这个工作工资实在是太低了,要不是粉丝的爱支撑着我走到现在,我早拍屁股走人了!正好你俩这和好了,不然,我现在辞职你回来吧!”

        辛莹表示大可不必。

        “不不不,你还是好好做,我现在课表没有大一那么紧凑,经常是上完一节隔一小时再上一节,差不多没办法走开。”她拍拍秦溪的肩膀,郑重道,“还是得靠你。”

        于是某人苦着小脸继续干,并且工作量还增加了一点——给辛莹汇报陈诉在干嘛,给她录陈诉的照片和小视频。

        辛莹为了犒劳她,也经常给她发红包,配字:「姐姐给的小费」。

        秦溪收的毫不手软,有理有据:“这是我应得的!这是我的封口费好吧!”

        说起来,秦溪还真是辛莹这次分手的意外之喜。

        如果她不跟陈诉分手就不会辞职,也不会有下一个接替她的秦溪。

        幸亏秦溪是这么个性格,从最开始就对她毫无芥蒂,辛莹原本想着等这小姑娘“出师”了,她就跟陈诉的一切都断了联系。最后也是因为秦溪一直没能成功独立,并且她还跟人家做成了好朋友好姐妹,从而一直持续知道陈诉的相关消息。

        不得不承认,她是乐在其中的。

        大脑告诉自己要拒绝,事实是每次听秦溪说陈诉的时候都是竖着耳朵听,那点儿信息能在她脑海里循环一整天,发个呆的功夫都能想到他身上,自然而然地开始回忆两人在一起的几个月里那些片段。

        吃个食堂,就想到以前跟陈诉在节目录制现场吃盒饭的时候,买早餐经常意识不清醒,习惯性的买了他的份,吃也吃不下,不吃看着又碍眼,室友不要的话她就只好扔掉。

        她虽然从来没能跟陈诉在外面露面逛街或者游玩过,但是他给她的回忆片段是别的恋爱所不能比拟的。

        他们可以在他的专车里偷偷接吻,可以在佟姐眼皮子底下牵手,被眼神警告后再偷笑着分开,她感受着陈诉的吻从最初的青涩到最后的吻技高超,陈诉会在床上,在她身边,用那把低沉性感的嗓音在她耳边说——

        你给了我灵感。

        跟你□□的时候。

        然后他会把那些灵感写成歌,会在演唱会上真真正正地唱出来,虽然不能指名道姓,但是彼此都知道,他是在唱给她听。

        那些甜,连分手之后再想都会觉得以前是真的甜。

        没错,她不能跟他走在街头,不能跟他走在阳光下,两人偶尔从公司出门都得错开时间,避免公司里面的人误会,工作现场要注意避免被狗仔拍到,可是就算跟他在一起有这样多的限制,都是她心甘情愿的。

        她也从来没想过这些他不能给她的东西,这些他不能陪她做的事情。

        因为他给她的已经太多,他为她做的,更多。

        “你知道吗,我们学校有个学长,长得很像你。”

        和好后的某次聊天,辛莹说,“他被人取了个外号叫‘小陈诉’。关系好的朋友都知道我喜欢陈诉,而从我上大一开始,那个学长从跟我在一次聚会上认识后,就一直在追我。”

        陈诉挑挑眉:“有多像?照片给我看。”

        辛莹:“看什么看,我给删了。”

        陈诉还有点高兴,但是没表现出来,冷静问道:“为什么删?”

        辛莹:“不是跟你分手么,心情不好,长得实在太像了,看他朋友圈就好像看你本人似的,一气之下就删了。”

        陈诉:“......”

        看他无语的表情,辛莹哈哈大笑:“逗你的逗你的,哪可能那么像!我们陈诉哥哥世界第一帅!帅的世界第一独特!”

        陈诉俩色稍微好点儿,还是执着地问:“那为什么删?”

        辛莹:“因为他喜欢我,我又不可能跟他在一起,说开之后就删掉了,何必留着给他念想呢?”

        这个回答让陈诉心情愉悦了一些。

        但也仅仅愉悦了五秒钟,转念又觉得不对劲:“你都删了,为什么刚才突然提这个人?”

        “因为我在跟你分手之后,删他之前,有那么一瞬间——真的只有一瞬间,有动过要不要跟他在一起试试看的念头”

        “......”

        “他眉眼长得跟你确实有点儿像,鼻梁没你的挺,嘴唇也没你好看,但最主要是气质有几分你的味道吧,所以‘小陈诉’在我们学校人气是相当高的。”辛莹回忆,“我就想啊,反正我就喜欢你这款,他就是你这款,在学校里他受欢迎,又喜欢我,跟他谈恋爱也不亏,那我为什么不试试呢?”

        陈诉沉默几秒。

        “所以......为什么没试试?”

        “大概是因为,你是沧海,他是水。”

        “......”

        陈诉还没说话,辛莹又问:“是不是想到了‘曾经沧海难为水’?”

        “......”陈诉反问,“你难道不是这个意思?”

        她摇摇头:“没,我一开始也以为是这样,因为你是沧海,他是水,你比他好,所以我自然接受不了。”

        辛莹顿了顿,“后来我发现,好像不是。”

        “我不能跟他在一起,只是因为你是沧海,他不是。”

        “就算他不是普通的水,是比沧海还要好的存在,那我也接受不了。”

        “因为他不是你。”辛莹戳了戳他的脸,小声说,“但我只喜欢你。”

        ......

        采花大盗的情感小作文给娇花整的感动异常,眼睛都水汪汪的了,漂亮又可爱,于是可能是为了表达自己的激动之情,娇花再次压到了采花大盗。

        辛莹的确是有感而发。

        她的性格不是这样,她不喜欢肉麻,她喜欢欢脱搞笑的说话方式。但是情之所至,话就那样自然而然地说出来了。

        因为辛莹自己想想也觉得不可思议。

        在当时的场景下,在她心目中,自己是被绿的那一方。以前看个小说,遇到那种劈腿渣男她能骂足三千字不重样的脏话,骂的初瞳都神经麻木。

        结果放到了现实里,也没跟谁骂过陈诉什么,初瞳这个唯一知情人她都没跟她骂过什么过火的话。

        没办法,一骂他都觉得心里不痛快,自己也是够双标的。

        连这样子了都还放不下,她得有多喜欢他啊。

        幸好他们没错过,幸好一切都还来得及。

        -

        后来辛莹问起陈诉他继妹的事情。

        毕竟是个能引起两次误会的奇女子。

        既然能够牵扯被拍到亲密照片,辛莹原本以为是什么狗血戏码:“你跟你继妹是那种从小关系很好的吗?我看那个照片拍下来的画面,实在是有够让人误会......难道她对你......不单纯是妹妹对哥哥的感情?”

        “......不是。”提到继妹,陈诉表情微变,看起来十分头疼,“这事要从头跟你说,第一次,也就是你看到照片的那次,她就是单纯的来找我要钱。”

        陈诉十五岁的时候,家里就只剩下继母继妹和他三人,在出道之前,一直都属于很拮据的生活,这一切在他十七岁被星探发现、十八岁出道小有名气之后才大有好转。

        陈诉的继母是个温柔的女人,他对继母有很深的感情,虽然两人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可以说从小到大,从他懂事以来,这是唯一一个对他好、照顾他的长辈。所以最难的时候是继母护着他过来的,她没有丢下他不管,她和她的女儿,他也会一样对待。

        继母身体不好,可能是因为自己一个人带两个孩子那段时间太操劳,留下了很多病症,去年去世之前已经在医院住了两三年,基本下不了床,陈诉一有空就去看她,但工作实在太忙,一个月也回不去一次。

        去年过年的时候,继母家人在她病房里陪着她,那些人不知道她的继子是天天出现在电视里赫赫有名的歌手,这事儿也不能让他们知道,所以陈诉没办法露面回去看她,只在后来春节期间,她亲戚们走差不多,自己行程稍微松一点的时候回去了一次。

        继妹是继母跟她前夫所生,比陈诉小了六岁。小的时候小姑娘乖乖巧巧,还看不出什么,上了高中之后,家里越来越宽裕,也养成了花钱大手大脚的习惯。

        “我反思过,我也有错,”他说,“她一开始是问我继母要钱,后来可能是要不来,开始直接联系我,问我要钱。我以为继母是知道的,所以没有拒绝过。”

        辛莹差不多懂了:“其实她妈妈不知道,然后你就这么一直给……这样维持了多久?”

        “维持了得有一年,她总有各种各样的理由,加起来有几十万了。”

        “……”

        辛莹:“讲真,我觉得我家境还不错,我是独生女,但我高中追星加各种出国旅游跨城市旅游,一年也没花几十万啊,那会儿物价也没有涨那么高……你妹妹拿钱都干嘛了?”

        陈诉表情更烦了:“……谈恋爱。”

        辛莹张大嘴:“给对象花了?”

        “差不多。”

        “……”

        真·叛逆少女。

        “这么差不多一年的时间,她初三的时候,这事被她妈妈发现了,告诉了我,还跟我道歉说不知道她在跟我联系……其实我也有很大的错,毕竟年纪小,我跟佟姐说的都是她要多少直接转给她就好,如果稍微管一下,她也不至于这样。”

        两年前继妹来找他,就是因为继母断了她的零花钱。陈诉让她回去好好读书,继妹怎么都不干,推推攘攘撒泼耍赖最后抱着他的胳膊开始哭……就是这组图片被拍到,让辛莹留下了第一个“前女友”的印象。

        “被你撞见的那次,原因你已经知道了。”

        继母去世,一个属于家人的拥抱。

        继母生病以来,陈诉给她花了很多钱,找了很多医生,但都只有一个结论:靠医学手段吊着命,身体状况慢慢下降是不可逆的,几年内随时都有可能。

        对于这件事,两人其实已经做了几年的准备,因为每次问医生状况,得到的都是类似的回答,一次又一次,心都被磨平了。真正到来的时候,除了接受也没有别的办法。

        辛莹长叹了口气:“看得出来,你继母一定是个很好很好的人。”

        小时候都喜欢看灰姑娘,对着恶毒继母四个字有着根深蒂固的印象。所以辛莹听到陈诉说继母两个字儿的时候,就直觉他家里要是有什么,肯定跟这继母有关系,不是掌握着他把柄要挟他要钱,就是老巫婆处处刁难。

        其实童话故事只是映射某些现实,并不是全部,

        就比如陈诉这次,辛莹怎么也没想到……他的生母在他几岁的时候放弃他的抚养权,生父对他肆意打骂,只有这个继母对他做到了父母对孩子做的事情。

        陈诉点点头:“她也把生死看得很开,每次去见她都是笑呵呵的,告诉我说她问过医生了,就她这个身体状况,在睡梦里悄悄离开的可能性最大,她说这样很好,没有痛苦……”顿了顿,他道,“最后,她真的是在睡梦里离开的。”

        “……”

        辛莹抱了抱他,两人久久没有说话。

        “现在如果说她有什么放不下的,应该就是她女儿,”过了大概一分钟,陈诉说,“可我也不懂她女儿在想什么。”

        辛莹听完陈诉讲述的继妹,觉得这其实比自己预想的著名虐心生死恋戏码要好的多,至少不牵扯什么禁断之恋,只是小姑娘青春期有自己的主意。

        她想了想,问道:“对了,上次跟佟姐聊天,她好像也对你妹挺头疼的……所以现在你妹怎么样了?自己一个人在s市读书还好吗?”

        陈诉:“我问过要不要给她搬到这边来,有事找我也更方便,是她自己要求留在s市。所以我安排了之前照顾我继母的保姆继续在家里照顾她,如果有什么事情就告诉我……”

        “佟姐觉得头疼,是因为她跟我一样,完全搞不定她。”

        辛莹:“什么叫搞不定?”她好奇:“你们两个怎么会被个高中小姑娘搞这么头疼?”

        陈诉皱眉:“因为她也知道我公司在保密的事情是什么,不顺她的意,她就搬出这个来。”

        “所以……矛盾的根源在于什么?”辛莹试探着问道,“你不想给她太多的钱,而她需要很多钱来谈恋爱?你不给,她就拿你身世说事儿……?”

        陈诉点头。

        辛莹拍拍他肩膀:“你相信我不?”

        “嗯?”

        “我爸妈让我下周回家一趟,你妹妹不也在s市么,哪个高中?我去跟她见面谈谈,”辛莹眨眨眼,“就以……未来嫂子的身份?”

        -

        一周后,s市一中附近的奶茶店。

        没想到陈诉妹妹学习还不错,毕竟一中可是花钱买不上去的学校。

        看来她虽然谈恋爱谈昏了头,正事儿还是没耽误。

        辛莹对这个妹妹,从最初的怀疑她暗恋她哥,到现在知道了真相,心情还是有些复杂的。

        她会想要来见这个姑娘,一方面是真的以未来嫂子的身份,就当帮陈诉分忧……另一方面,听形容他妹也不是个十恶不赦的孩子,要挟哥哥要钱这事儿是做的不对,但是在辛莹看来,本质还是年轻幼稚一根筋。

        陈诉那人肯定完全不会教育孩子,更何况是青春期女孩子,小姑娘现在妈妈去世了,跟他估计更没得说了。

        他妹妹在陈家也没有改陈姓,叫原本的名字,闻嫣。

        她的长相属于在十几岁的小姑娘里面成熟好看的,身高不低,所以之前她跟陈诉站在一起会被误会也是有道理的。

        辛莹见到这个姑娘,瞬间记起这张脸在自己的心里被自己diss过多少次,内心感慨万千,原本身为她长辈的气势也稍微消下去了点儿。

        “你好,闻嫣是吧?”辛莹对她点点头,“我是——”

        “你是我哥的新经纪人?”闻嫣打断她,冷笑,“上一个冰块脸治不了我,就换年轻漂亮的笑面虎来了啊?我哥经纪人竟然这么多,你们互相都不打架的吗?”

        辛莹:“……”

        这嘴怎么有初瞳她男票内味儿了。

        “漂亮这个夸奖我就收下了,”辛莹也就愣了两秒钟,开门见山,“但你说错了,小妹妹,我可不是他经纪人,我是陈诉的粉丝。”

        听到这话,闻嫣的神情一下子紧张起来。

        “粉丝?”她瞪大眼睛,“……你就是那种网上说的……私生饭?”她声音渐小,“你怎么知道我?你找到陈诉的家了?你要对他干嘛?!”

        这三连问,其实就已经看明白她的态度了。

        陈诉之前也说了,继母的亲戚都不知道他是家喻户晓的歌星,这就说明妹妹的嘴是非常严实的,谁都没说过。

        虽然现在拿这个为把柄要钱,但看这反应,替她哥紧张成这样,也就是口头要挟罢了。

        辛莹一下子觉得这小姑娘可爱了起来。

        她笑的眼睛弯弯:“你先别急着害怕,我身份没说完呢……我除了是你哥的粉丝,还是你嫂子。”

        小姑娘愣住了:“……嫂子???”

        辛莹快快乐乐地占了这个便宜:“哎!”

        ……

        闻嫣是午休时间出来的,两人有足够时间交谈。

        辛莹既然确认了妹妹的态度,那后面的就很好沟通了。

        辛莹说的很直接:“我觉得你要是自己花钱,花你哥的,这没毛病,他要是不给你我都帮你要,但你从你哥那儿拿的钱都给你男朋友了,这算什么事?”

        闻嫣脸红红的,不说话。

        “要养男朋友可以,前提是靠你自己养。”

        “我不是来管你早恋的,但是妹妹,咱们观念要摆正,在你自己都没有能力的时候,不要借助家人的手去做这种事情,你不是慈善家,你哥他也不是,那些钱都是他辛辛苦苦赚的。”

        “你男朋友大概以为你是个千金小姐,不知道你真实家境吧?”

        闻嫣还是不说话。

        辛莹喝了口奶茶,准备继续教育的时候,她突然闷闷出声:“你是第一个这么教育我的。”

        辛莹一愣:“什么?”

        “他们都不说这些,”闻嫣想到上次跟陈诉吵架,跟他经纪人吵架,眼圈一下子红了,“他们总是一上来,就逼我让我跟他分手。”

        辛莹:“……”

        这问题的根本不是在于让她端正态度,别拿哥哥的钱做慈善么?怎么提到分手了?

        就算要分也得循序渐进的吧,先让她明白需要她花这么多钱来维持的恋爱是畸形的,再让她分手也不迟啊,上来就分那在她心里可不就成了棒打鸳鸯么?

        真是直男思维,佟姐也是够直的。

        “所以,我直接问了。”辛莹盯着她的眼睛,“到底为什么总问你哥要钱?你一个初高中生谈恋爱,到底是什么样的男同学能让你花那么多钱?”

        “……”闻嫣小声说,“不是我们两个花。”

        辛莹竖起耳朵。

        “是他亲人生病了,住院花……”

        这剧情……辛莹顺着她给的信息往下问道:“我来猜猜,他大概是单亲家庭,家境贫寒,亲戚不借钱,所以你就……?”

        闻嫣狂点头。

        “……”

        闻嫣:“他是我们班班长,我们从初一认识,初二在一起,他跟奶奶长大,老人是那年开始生病的。我妈妈知道我谈恋爱肯定会骂我,所以初三那年我没有跟她说,偷着去找我哥……”

        辛莹其实有些困惑。

        初中生的爱情真的能到那么深刻的地步……?

        但是学生时代一直是单身狗的辛莹觉得,自己没经历过的,也没资格去评判,就当这感情真的有那么深刻好了。

        而且既然她说男朋友是班长,想必学习还是很好的,看她现在能在一中,大概跟男朋友也脱不了干系。

        “我知道这样不对,但是我当时没有别的办法了。我说是借哥哥的,等长大了会还给他,可是没有人信……”

        辛莹又听小姑娘讲了二十分钟的校园爱情故事,一个清贫又上进、谦虚又温柔、在逆境里依然坚强生活、并且对小姑娘超级好的帅气男主形象跃然纸上。

        辛莹虽然不能感同身受,但她看出来了,闻嫣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如陈诉所愿放弃这段感情的。

        “这样吧,”辛莹吸了最后一口奶茶,对闻嫣道,“从今天开始,如果你再遇到急需用钱的情况,来问我借。”

        闻嫣瞪大眼:“啊?”

        “你跟你哥是一个户口本上的,你这借钱什么的,在法律面前你哥就是自愿给你的,说不清。你不是也说过,你的‘借’大家都当作儿戏吗?”辛莹顿了顿,“但是——借我的就不一样了。”

        “我跟你可没什么亲人关系,我跟你哥还没领证,就是男女朋友。而且呢,姐姐我爸妈叔叔阿姨等人在s市还是有一定地位的,你要是欠我钱,我可有的是办法整你。”

        辛莹对她笑了笑:“怎么样?同意不?”

        闻嫣的眼神一晃,从最初的呆滞到最后变得闪闪发光:“……同意!”

        辛莹:“你们马上高三了吧,真有心攒钱,你男朋友如果对自己的能力足够自信,高中毕业之后可以找我,我有的是兼职机会提供给他,”

        “我也一起!我也可以的!”闻嫣看起来简直迫不及待,“我们作业写的特别快,这个假期就可以兼职——”

        “诶诶诶,我是来帮你解决你跟你哥的矛盾,不是来扰乱你学习的,高三这么关键,不好好读书,兼什么职?”

        ——曾经高三假期跟着陈诉演唱会跑了三个城市寒假作业都没写的辛莹如是说道。

        最后辛莹跟闻嫣互换了联系方式,两人道别前,小姑娘真诚地对她道谢,完了说:“姐姐,我哥这个人很闷的,平时如果不是必要,跟我几乎没有语言交流。虽然我觉得他配不上你,也不知道你怎么忍的了他,但我还是替他感到开心。”

        辛莹回家的路上给陈诉打了个电话:“圆满完成任务,有什么奖励吗?”

        陈诉似乎没想到是这个结果,沉默了一会儿才回复:“她怎么说?”

        辛莹憋不住,噗嗤笑了:“她说你配不上我。”

        “……?”

        -

        在“征服”了陈诉妹妹之后,一切的乌龙、烦心事都解决了。

        辛莹的钱是足够闻嫣花的,她如果把名下房子都租出去,什么都不干仅是收房租的钱都相当可观。

        陈诉问过她到底用了什么办法,说了什么话,为什么闻嫣突然就不要钱也不作妖了,他怎么说都不好使。

        辛莹心道你顶着冷脸一句话不问上来就让人分手,好什么使。

        但辛莹从来没跟他具体说过那天跟闻嫣的对话内容,只是随口糊弄并嘲讽道:“可能是某人太蠢了,而我是个平平无奇的育儿小天才吧。”

        这次和好之后,除非第二天有特别早的课,她基本就不住在宿舍了。陈诉选的小区治安和保密工作都很棒,戴个帽子墨镜随车进出没有任何曝光的风险。

        大三,辛莹的实习理所当然选在了他所在的公司,但这次不是什么小跟班了,是节目策划。

        辛莹大四那年,陈诉参加了一个人气极高的综艺。

        他在里面依旧是老样子,不主动互动,不主动说话,能背景板就背景板,但可惜,陈诉俩字就意味着他不可能当背景板。

        同期有个女嘉宾,跟陈诉抽签分到一组。女明星是新晋小花,因为一部剧女主角色一炮而红,新粉无数,前途大好。陈诉跟她并没有肢体接触,都是玩的比如你画我猜、一个比划一个猜词语那类的游戏,就是时间还挺长的,正确率也相当的高。

        陈诉觉得那种题其实不是弱智都能猜出来,但是网友们就非要疯狂截片段嗑cp,嗑的沸沸扬扬,甚至还嗑上了热搜,分析各种“蛛丝马迹”证明两人其实已经在一起了。

        他们还列举了苏延洛棠——【你们忘了当初在某个综艺上,苏延洛小棠就是玩这玩意被大家看出来不同寻常的吗!别傻了!这对一定是真的!】

        陈诉的粉丝对此事反应也很大,有些觉得【抱走我哥我哥独美蹭热度给爷死】,有些觉得【哥几乎从来不参加综艺不跟女嘉宾有互动,我也要被网友剪辑洗脑了,越看越甜怎么办啊啊啊啊啊】。

        但还是前者较多,所以在热搜之后,cp粉们被大批陈诉粉丝攻击,转移阵地,创建了cp超话。

        女方一直没有出面回应此事,辛莹觉得,估计是想反正这热度是白给的,等过段时间再澄清还能再有一波热度——或者压根不澄清,毕竟这是大家的自发行为,新晋小花一红就跟陈诉这种搭上边,怎么都是她血赚。

        但显然陈诉不这么想。

        他非常干脆利落的,在热搜第三天,直接官宣了自己已经不是单身的这件事情。

        之所以花了三天,是因为以他的名气要做这样的举动,着实是一个大动作。

        公司里公关和许多人都不同意,但陈诉执意要公布,他们也只好作罢,开始准备后手应对负面舆论的策略。

        陈诉的微博一直都相当简洁,演唱会信息只放一张海报,今年第一场配字一个数字【1】,第二场就是【2】。

        平时有什么广告需要转发都是直接一个冷漠的「转发微博」。

        陈诉自己不知道,但辛莹知道,陈诉粉丝近几年非常喜欢的一个活动就是“陈诉微博年度评选活动”。也就是在他原创微博而非转发微博里,数一数最长的有几个字,是哪一条,而后截图出来荣获陈诉年度最长微博。

        因为字太少,标点符号也算。

        去年获奖的是他在演唱会之后发的致谢辞。

        ——“谢谢你们,今晚很开心。”

        普普通通的一句话,但是在这个人异常冰冷的微博里,就显得格外有感情。

        这次的官宣也跟以往一样简洁。

        「@陈诉:不是单身,有女朋友,我很爱她。」

        粉丝炸了,路人炸了,女方粉炸了,刚找到根据地的cp粉直接炸成烟花了。

        【我艹????】

        【我的第一反应:我的妈哥怎么发了这么长的微博啊啊啊啊年度最长微博预定!第二眼才看清发了什么,我:卧槽哥有女朋友了???!!!】

        【这是明确回应了最近那个传闻吧,澄清还顺带说了自己有女朋友,很爱她?怕女友吃醋吗啊啊啊啊!哥官个宣都这么鲨我,我哭了】

        ……

        陈诉没有说名字,没有放照片,也没有@谁,意思很明显。

        第一,女朋友是圈外人,第二,不希望自己的圈外女友被打扰。

        他评论区每秒钟都能多出许多评论,陈诉是过了两个小时才去微博底下回复的。

        热评:【哥,找的嫂子是个漂亮妹妹吗?】

        陈诉回复:【她最漂亮。】

        热评:【嫂子能露个脸吗?】

        陈诉回复:【等她愿意。】

        热评:【哥为什么现在官宣啊?是澄清最近那件事吗?】

        陈诉专门转发了这条微博,并且回复道——【不是,是我想跟她结婚了。】

        这波回复下又是一片“啊啊啊啊啊啊”的海洋。

        陈诉公开之后没两天,有营销号带节奏说陈诉会开始走下坡路,但很快就被他下一场演唱会更高的热度打脸。

        陈诉因为个人风格强烈,长得又酷又帅,女友粉虽然挺多,但大都是嘴里嗷嗷哭着我老公有对象了他绿了我,耳机却里依然放着他的歌听,边听边哭,今后的歌单列表里依旧还是会有陈诉的歌。

        女友粉、妈妈粉、姐姐粉等的前提是,他们都是他的歌迷。

        只要他还在唱,只要他的歌还是好听,就会继续做他的歌迷,不过是换了个粉丝属性而已。

        大学毕业,辛莹带陈诉回家了。

        她提前告诉父母自己在大学谈了个s市男朋友,但从来没说过是谁。

        辛莹父母给两人开门,看到陈诉的脸那瞬间,双双愣在原地。

        这他妈不是闺女从小喜欢到大的歌星?

        每次这男歌星一出新歌,他们两个也得被逼的天天在家里听,辛莹房间和书房里到处都是陈诉的大海报,家里陈诉的专辑都能专门放一个屋子,二人对陈诉这张脸可以说是印象相当深刻,如果他们有个儿子,想必也就这么深刻了。

        这电视上的明星竟然成了她男朋友???

        辛莹父母最开始是懵逼状态,后来觉得不对劲儿,想到女儿大学四年天天不着家,总算琢磨出了原因,顿时脸就拉的老长。

        总而言之,二老表现出来的态度就是:我闺女这条件找什么样的都是应该的,你是明星也不行,也得吃我脸色,我闺女就是坠棒的!

        辛莹早就猜到这点,也给陈诉打了预防针,于是两人并不气馁,决定走感化路线慢慢磨。

        坐飞机回c市的路上,两人靠在一起随便闲聊,因为怕被空姐看到脸,辛莹还是戴着口罩和墨镜。

        陈诉看着她的样子,笑了:“不然,我不做明星了吧。”

        辛莹转头:“怎么突然说这个?我记得这是你第二次提了吧。”

        “你不觉得麻烦么?”陈诉动了动她口罩,“每次跟我出门都要戴着这些东西。”

        不等她回答,陈诉又道,“我现在赚到的钱,应该够我们花了……”说完,又不确定地看了看她,“吧?”

        “……”辛莹无语掐了他一把,“吧什么吧!你问谁呢!干嘛,我是那么败家的人吗?”

        陈诉笑着来抱她哄她。

        好不容易哄好了,辛莹开始一本正经的分析,“退圈什么的,除非是你江郎才尽,你自己不想写歌,不想唱歌,所以退。你要是因为我退,我还是上次回答过你的那些话,不要。你真的这么做了,我后半辈子都会有心理阴影的好吧!”

        “哦,”陈诉捏了捏她的脸,“那我要是真的写不出歌,江郎才尽了呢?”

        “那咱们就不写了呗!”辛莹豪气地抬抬下巴,“先花你赚的钱,要是真的花完了,你女朋友也完全可以养你。”

        “……”

        陈诉没忍住笑。

        “笑什么笑,”辛莹翻了个白眼,“咱们就是太上进了,实话跟你摊牌,虽然我爸妈现在还在生气,但是依我爸那个性格,最后肯定会同意我们结婚,新婚肯定得送我一套房子一辆车现金不知多少吧?但我都好几套了,那么多房子,咱们只能住一套,其他的那些我就是收房租也可以让我们衣食无忧。”

        “我说认真的,”辛莹盯着他,“在哪里、过什么日子都无所谓。”

        原本轻松的氛围被这句话一扫而空。

        陈诉一愣。

        他看着辛莹漂亮的眼睛眨了眨,听到她声音温柔地说:“只要你在就好。”

        ……

        从始至终,陈诉渴望的,就是这样一份爱。

        从第一次遇到她,被她吸引,中间误会分开,再度和好。

        不管是和好之后还是之前,他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说过,上次两人分手,辛莹口吻平淡地讲她不喜欢他了的时候,他有多难过。

        心脏快要裂开,往后的每一天都索然无味。半夜会突然惊醒,然后看到身边空无一人,然后想到他们分手的场景,然后……会意识到自己从来都是孤独一人,往后似乎也会是这样孤独一人。

        是那种望不到头的日子,看不到希望的绝望。

        如果从头到尾都没有遇见过辛莹,那这样的生活似乎也还可以接受,甚至物质丰足,在许多人眼里,他肯定生活的很不错。

        只不过是自己一个人而已,称不上是孤独。

        可是在遇到她之后,在尝试过被她那样喜欢之后,他几乎无法忍受没有她的生活。

        一次还好,他挺过来了。

        他没有说过,如果他们再次分开,他差不多也可以直接去死了。

        陈诉伸手抱住辛莹,想说些什么,又突然觉得喉咙有些哽咽。

        到最后,他只是低低的“嗯”了一声。

        在哪里、过什么日子都无所谓。

        只要你在。

        只要你爱我。

        —【辛莹x陈诉(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