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玄幻奇幻 - 被迫嫁给男神在线阅读 - 第42章

第42章

        金子光这人换女朋友跟也就比换衣服慢一点儿,最长的可能也就谈了一个月,金子光三个字就是花花公子代名词,这大萝卜现在还在这儿跟他秀上了。

        没空闲聊:【你用一周开始,用一周结束,我他妈能跟你一样?】

        别催了在发光:【操,我也不是生来就这样的好吧,老子高中真爱我那个初恋啊,结果她跟我分手是为了啥?因为在篮球场看你打球,移情别恋了,我就服了,你他妈也算是我变成今天这样的加害者好吗?】

        别催了在发光:【我没把你暗鲨真是我人品好。】

        “……”

        开始越扯越远了。

        不与傻瓜论长短。

        洛舟懒得理金子光,发了个“傻逼”表情包便切了出去,手机锁屏,靠在头等舱舒适的座椅上闭目养神,一直维持到了下飞机。

        到家之后,洛舟在玄关处遇到了正在换鞋的洛棠,看起来也是刚回来的样子。

        少说也有十多天没见了,洛棠看到他的时候愣了一下,“……哥?你今天回来?”

        “嗯。”洛舟随口问道,“你这是去哪了。”

        “我跟苏延去旅游了呀,”她指了指一边的行李箱,“原本想过年那周去的,但是听说现在不少人都喜欢在年周时候旅游了,正好他最近没有戏要拍,我们就把计划提前了。”

        洛棠这嘴很能叭叭,这时候就不能搭话,只要问她“你们去的哪儿”她就能开始从去哪儿说到路上发生了什么,然后一直说下去。

        此时此刻,洛舟可不想听人秀恩爱,对两人的事情也是毫无兴趣,“嗯”了一声,换完鞋正准备转身上楼。

        “哥。”洛棠叫他,“你偷偷告诉我,你是不是有什么新情况啊?”

        “……”洛舟看了她几秒:“你指什么。”

        “就,你这次为什么突然出差那么久啊?”洛棠撇撇嘴,“我跟苏延出去吃饭的时候偶遇邹特助来着,聊了几句,明明以前这种事,你压根不出差的不是吗?”

        “……”

        “所以我合理猜测,”洛棠声音里藏着一丝兴奋,凑近了,用说悄悄话一样的音量对他道,“你是不是背着爸妈谈恋爱了啊!在s市有女朋友了?”

        “……”

        要是真有还好了。

        洛舟:“不是。”

        洛棠:“那,总不可能是真的突发奇想要尽职尽责的完成工作吧?”

        洛舟:“怎么不可能?”

        “没必要的事情你从来不干,能寄过来签文件,你会跑到那么老远?还呆了十天?”洛棠啧啧两声,“邹特助都不信好吧,更别说你妹我了。”

        见他久久没个解释,洛棠撇嘴:“瞒着爸妈就算了,你怎么连我都瞒啊?我又不会跟爸妈告状?”

        “……”

        倒不是怕她告状。

        洛舟想在定下来之后再和他们讲,一锤定音,说初瞳是我女朋友,我追到了。

        现在这不上不下的情况要怎么说?――“我在追她但是也没十足的把握追到手因为她疑似还有个不知名的心上人”?

        太他妈尴尬憋屈了吧。

        洛舟依旧不打算开口。

        可他越是沉默,洛棠就越是认为自己的猜测一定是对的。

        “是不是你那个小女友,身份特殊敏感?”洛棠开始瞎猜,“不对啊,现代社会还有我们家解决不了的特殊敏感么……不然就是,小女友家境不好,你怕爸妈不同意?”她越想越起劲儿,“是不是那种家境清贫自力更生的坚强少女?”

        “……”这都什么跟什么。

        洛舟冷笑:“洛棠,我看你是谈个恋爱把脑子谈痴呆了。”

        “……”

        虽然洛舟每天都毒舌她,可他此时此刻的毒舌,在洛棠的眼里,显然是恼羞成怒。

        这番兄妹间的交谈最后不欢而散。

        洛棠最后“切”了一声,对洛舟翻了个白眼便转身上楼。

        进了自己的房间,将房门反锁后,她立刻拨通了洛城的电话。

        那边很快接通。

        “爸,”某人完全忘记了自己刚才说的“我又不会跟爸妈告状”,立刻告状,“我哥有情况!”

        洛城开的免提,那边传来白相宜的声音:“什么情况?”

        “我哥谈恋爱了!”洛棠捂着嘴,压抑着激动,“铁树终于开花了!!!”

        洛舟走的那天,再往后数三天就是春节。

        上次同学聚会,说好了要在过年前去看望一次老师。于是距离春节还有两天的时候,还是聚餐的那批人,大家一起去了高中班主任的家里,

        辛莹聚会没来,现在她人回来了,这个活动肯定不能缺席。

        她人缘好,跟谁都玩得来,同学一见到她就纷纷笑着调侃:“哎呀,某人去了首都念了回书连家都不想回了,同学聚会都不参加了呢。”

        “是呢,我们这些老同学算啥,还是大学认识的新朋友更香啊。”

        “哎,人可真是健忘的动物啊……”

        “你们一个个的干嘛呢?”辛莹哭笑不得,“那不是还跟你们视频了一个小时呢,咋还说我!”

        “视频能赶得上本人吗!”

        “就是――”

        “哎呀,好了好了别搁这儿嘲讽我了,”辛莹摆摆手,“我多喜欢我家哥哥你们还不知道吗,他有粉丝见面会啊,我这不是因为追星才不回来的么~”

        之前是微信上说好,分头到班主任家会和,一番嬉笑寒暄过后,大家一边说笑一边上楼。

        班主任家所在的小区是新楼盘,房型都比较宽敞,十几个人进去也完全不会太挤。

        时隔半年,班主任依旧清晰地记得他们每个人,问过他们的大学生活之后,便开始回忆之前的趣事。

        说到辛莹和初瞳的时候,两人正在一旁小声讲话,班主任笑道:“你们这对姐妹真是走哪儿都要一起,上学的时候,一起去超市去厕所,毕业了,一起去c市一起读a大,你说你俩像不像是连体婴儿?”

        “哈哈哈,老师她们就是连体婴!”纪律委员说,“体育课跑800的时候我们从来不担心自己倒数,辛莹跑得快但初瞳体力不行,可是她们姐妹情深啊,辛莹就陪着她当倒数第一。”

        同学们又开始起哄姐妹情深。

        初瞳辛莹在高中的确是各种意义上的连体婴,两人性格在别人看起来相差蛮远,辛莹比较能疯能玩,初瞳是文静一些的那一个。

        辛莹好多次都说,她是明骚初瞳是暗骚,两人明明一样骚,怎么就她自己疯癫的名声在外,可是压根没人信。

        她就是传言理那个“校花最好的疯疯癫癫的闺蜜”。

        “既然都上了大学了,”班主任笑的格外慈祥,“那我也得问点儿别的问题了。”

        “谁大一上半年谈恋爱了?诚实点,举个手?”

        客厅有那么一瞬间的静止画面。

        竟然,没有一个人举手。

        班主任推了推眼镜:“你们不是吧?”

        “高中时候不让你们早恋一个个疯了一样的偷着谈,精明起来跟地下党反侦察似的,现在能光明正大的谈,反而一个个的都是光棍儿?嗯?”

        “老师,可能就是偷偷摸摸的才最快乐。”有不正经的男孩子说。

        “我们大一太忙了,我社团都没参加,也没怎么认识除了班级里以外的男生……”有学霸说。

        “我们不是全都单身啊,老师,”纪律委员说,“初瞳撒谎了,她脱单了!”

        初瞳再次享受众人的注目礼:“……”

        刚才在楼下会面的时候,被辛莹的到来缓冲了一下,估计他们就忘记问“情哥哥”事件了。

        谁知道,又突然想了起来。

        “哟呵,”班主任惊讶道,“你们中间,是初瞳先脱单?这我倒是没想到啊。”

        初瞳:“……不是,老师我没有。”

        “哎呀,别害羞嘛,”纪律委员笑,“当时来接你那人,情哥哥都说出口了,你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初瞳无奈了:“那个情哥哥,真的是开玩――”

        她话还没说完。

        却见身边的纪律委员看着茶几下的一个地方,怔愣三秒钟,而后伸手取上来,激动道:“我靠,这不就是那天来接她的情哥哥!”

        纪律委员手上是一本杂志,这杂志封面上就是洛舟接受访谈的照片。

        旁边也有人一眼认出来:“老师,您还看这些呢?”

        “不是我看,我有个外甥女特别喜欢这什么舟的,一出带他的照片了,直接买一本送到我家,我家的杂志全都是这么来的。”

        问完这个,几人的话题又绕了回去:“你确定那天来接她的是洛舟?”

        “怎么回事啊初瞳,快说说快说说!”

        初瞳无奈,只好老实将两人父母的关系交代了一番。

        不少人都知道初瞳家境优渥,但谁也没想到,会是跟洛舟那种公众人物联系如此紧密的优渥。

        “你这个哥哥本人真的是太帅了……”纪律委员回忆那晚,还是很激动,“而且他说情哥哥的时候,正好搂着你,那表情那神态,我直接就信了啊!”

        初瞳:“……他那晚说的话你真的不要在意,他经常跟熟人这么开玩笑。”

        “是吗?”文艺委员伤感的说,“太羡慕了,我也好想让洛舟跟我开这种玩笑。”

        “……”

        初瞳这边否认了脱单,可初瞳知道,现场有一个是肯定脱单了的。

        但她这个绝对不能说。

        上午在班主任家里做客,中午约了曾经的几位任课老师一块吃饭。

        吃饭的时候不好说悄悄话,于是在解散后,初瞳和辛莹没立刻回家,反而在附近找了家喝下午茶的店继续聊。

        “说吧,”初瞳看着对面的人,“上次你跟我说没想好怎么组织语言给我讲,这都两三天了,总该想好了吧?”

        “哎……”辛莹挠了挠头,“就,我之前去接机……”

        辛莹由于特别能交友套近乎,加上学的又是传媒专业,十月的时候就已经在陈诉签的经纪公司找到了一个兼职,和他的经纪人也混熟了,还加了微信。

        陈诉是个很特立独行的人,性格里有那么点小奇怪,他一不高兴了,就喜欢自己行动,讨厌人群,讨厌注视,让经纪人找不到也是常有的事情。

        那天本来是个很普通的接机行程,可久久都没等到陈诉出来,辛莹当时为了见他已经站了好久,腿好酸,就走到了卫生间附近的一个座椅上玩手机。

        大概玩了五分钟,身边坐过来一个人,这是公共座椅,她自然没回头去看,旁若无人地看着手机。

        追星少女的玩手机跟别人的玩手机不一样。作为小主持,得时刻关注超话有没有黑子涌进来,还得看最近又是哪些营销号在带陈诉的节奏黑他,及时去控评澄清事实,还有陈诉新歌上了,各种榜也要打……

        搞着搞着,她就忍不住开骂:“烦死了,这星探秘闻是被陈诉挖了祖坟吗?天天你妈的黑他,就是靠黑他吃饭的吧?还敢删老子评论,靠……”

        之后进行了长达十分钟的祖安问候。

        辛莹骂完又开始切号打榜,然后发语音到后援会的群:“我的号打完了,姐妹们还有多余的、或者没空打的,都私聊甩给我。”

        然后一边等着私聊,一边弯腰去揉自己的小腿,“累死了……”

        身边突然传来一道男声。

        “追星这么累啊。”

        声音有些闷闷的,加上机场嘈杂,初瞳也没仔细辨别。

        “是啊,累死了好吗,”辛莹当这是个路人,她也没心思回头去看,顺势答了一句,“一上热搜我们就起早贪黑,一发新歌废寝忘食,一有行程提前几小时就准备好……”

        “这么累还追什么。”那人又问。

        “当然是因为喜欢才追的啊……”她一边揉着酸痛的小腿,一边嘀嘀咕咕,说着说着就委屈上了,“而且累点儿怎么了?谁怕累了呢?关键是今天站了那么久,人都没见到啊!”

        然后那人沉默良久。

        过了十几秒,又突然说。

        “那你现在见到了。”

        “这个相遇我后来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因为陈诉那个怪癖我们老粉也知道,但谁也不知道他会选在那么显眼的地方――那可是公共座位,被认出来直接大爆炸好吗!”

        初瞳兴趣极浓:“那后来呢后来呢?”

        “后来,我那天回头见到人是他的时候,脑子直接短路――真正意义上的短路你知道么?”辛莹比划,“他当时戴着口罩,我回过头的时候,可能是怕我不信吧,特地摘下来给我看。”

        “我特么吓死,这可是机场啊!直接就把口罩给他怼回去了。”

        “我想过要加他微信,但是我肯定不能做私生饭才做的事儿啊,我觉得我跟爱豆得保持距离,就忍住了。”辛莹说,“但我没忍住想和他合照。”

        “跟他自拍了一张,然后陈诉说这照片他喜欢,让我加他微信发给他……”

        初瞳:“噗……”

        初瞳呛到了,她一边咳一边笑:“我去,你别说了,我已经想象得到你当时在那儿的傻样子了!”

        “不,你想象不到,”辛莹捂着脸,万分羞耻,“我他妈直接捂着嘴哭了………”

        初瞳直接笑倒在桌子上。

        “总之,其实我现在是他经纪人的兼职小助理,寒假晚回来了一周也不光是追星,还有工作啦……”辛莹有点不好意思,“当然,能当上也是因为他介绍的。”

        两人离开下午茶店,在外面逛了会儿,吃了晚饭才回家。

        之前初瞳只知道一个追星成功的案例,洛棠和苏延。可那两位是从初中就开始的渊源,人家说白了就是再续前缘罢了。

        辛莹跟陈诉可不是,陈诉是辛莹从初三就开始喜欢的歌手,那时候她十五岁,他十九,刚出道一年,两人是完完全全的两条没有交集的平行线。

        之前辛莹每次提到洛棠,都会和她歌颂神仙爱情,初瞳也没想到,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辛莹身上。

        到家之后,初瞳上楼正准备洗澡,扔在床上的手机响了一声。

        她走过去,划开屏幕。

        洛舟:【回家了没?】

        今天一天,初瞳和他都有联系,他知道她上午去看老师,也知道她下午和晚上跟辛莹在外面玩。

        自从洛舟离开s市之后,两人微信联系就变得格外频繁,洛舟早上一睁眼就给她“早安”,一整天都断断续续的聊天,甚至精确到汇报他吃了什么,有时候连麦打打游戏,然后一直到睡前的“晚安”。

        初瞳打字:【回了。】

        洛舟:【还有两天过年。】

        洛舟:【我的礼物呢?】

        初瞳:“……”

        tong:【我什么时候答应了给你礼物吗?】

        她发了个[呆]的表情。

        洛舟:【那现在答应一下。】

        洛舟:【[爷爷]想要。】

        初瞳:“……………”

        好霸道。

        好……可爱。

        他一发这个[爷爷]的表情,初瞳就想到那个“爷不开心了”。

        她没忍住笑,笑完看看手边的礼品袋,回复:【给你买了的,开学再拿给你。】

        洛舟那边沉默了好一会儿。

        然后他发来了一个表情包:[爷舒坦了.jpg]

        总之就是跟爷过不去了。

        初瞳坐在床沿,想到洛舟的身份,他人脉那么广,估计认识好多好多娱乐圈的人。

        她对任何明星都无感,可是陈诉很特别,这以前只是辛莹的爱豆,现在却是她男朋友。

        初瞳打字:【洛舟哥,我想问你个人。】

        洛舟:【问。】

        tong:【你知道陈诉吧?上次你陪朋友去看他演唱会,我们还遇到了的。】

        洛舟:【?】

        洛舟:【问他干什么?】

        tong:【就是……我想你大概认识很多明星什么的吧,很多明星不是都有那种隐藏的地下恋情么,那你有没有听说过,这个陈诉有没有什么隐瞒大众的女朋友、或者什么有关私生活不好的消息?】

        洛舟:【?】

        初瞳以为自己没解释清楚,看了又看,也不知道他这个问号是发给哪里的。

        她便换了个更简洁的说法。

        tong:【其实就是,想问下这个人有没有那种不好的传闻,私生活会不会很乱什么的……你了解吗?】

        洛舟:【?】

        洛舟:【?】

        紧接着,那边又一连发了两个问号。

        然后――

        洛舟:【问他的私生活干什么?你要跟他生活?】

        初瞳:???

        啊?????

        她呆滞的看着屏幕,还没想好怎么回复,那边又来了一条语音消息。

        点开――

        “初瞳,”洛舟一改往日称呼小名的温柔,语气听起来正常,实则压抑着恼火,声调上扬,“我大晚上的找你聊天,就是为了听你问我别的男人私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