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玄幻奇幻 - 被迫嫁给男神在线阅读 - 第35章

第35章

        初瞳也不知道洛舟这个起名技能是怎么长的。

        真说起来,白相宜和洛城取名技能多好,洛舟,洛棠,谁听了不夸一句好听?

        怎么洛舟就这么不知道继承一下这个基因呢?

        之前,他叫她小跟屁虫还说得过去,毕竟初瞳以前是真的做他的大腿挂件,恨不得寸步不离跟在他屁股后面,所以就算觉得难听,羞耻,好歹是有根有据的。

        并且这个称呼听多了,其实也蛮好适应,洛舟每次叫她小跟屁虫,那个语调稍微上扬,听起来显得格外亲昵。

        之前有一天,杜优容问过初瞳,她叫洛舟叫哥哥,那洛舟叫她什么。

        初瞳老实回答了说:“不然就是不叫,叫就是小跟屁虫……是不是很难听?”

        杜优容还分析了:“你别觉得难听,我跟你说洛舟学长这个脾气,估计平时都直接叫人傻逼的,你细品,跟屁虫就很可爱,这个‘小’字就很灵性,加上这个‘小’,一下就来了宠溺的感觉。”

        初瞳当时也赞同她。

        而且初瞳小时候就问过洛舟:“哥哥,你有多少个小跟屁虫啊?你都这么叫他们吗?”

        “想什么呢小朋友,”洛大少很不屑的嗤笑一声,“我看起来是那么容易就收跟屁虫的人吗?”

        “挺像的,”初瞳点点头,牢牢记得当时被他救下时的场景,“你打架那么厉害,很像电视里那种大哥的样子。”

        “……”

        “所以到底有几个啊?”

        “一个。”

        他还伸手戳了一下她的头,笑道:“就你一个,满意了?”

        那时候初瞳心花怒放,令她开心的原因,是她在洛舟那里足够特殊。

        ......

        但同样是特殊。

        小眼珠子是什么鬼!!!!

        小眼珠子还是算了。

        饭桌上,其他人没发现两人在偷偷进行一番不为人知的对话。

        初瞳捏紧了筷子,抬头和洛舟对视,看到他黑漆漆的眼眸里满满的笑意。

        “哥哥,你要是真的叫这个外号,”初瞳一脸平静,“我就和你绝交。”

        “.........”

        洛舟倒是没想到会得到这个回应。

        他即兴想的这么个外号,就想逗逗她,但小姑娘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睁得大大的,看表情明显是认真了。

        他一下子想起曾经初瞳对于外号的执着。

        洛舟很少叫人是真的,洛棠小名就是简单的棠棠,亲妹妹小名一般他都不叫,等着洛棠叫哥,必要的时候“诶”或者“喂”或者直接叫大名“洛棠”。

        至于兄弟朋友等等,除了大名以外那基本都是侮辱搞笑性绰号了。

        所以当时用心想外号,给初瞳取了个小跟屁虫,他还觉得自己对这个妹妹真好。

        初瞳最开始不太喜欢,却也没说别的,只是反抗过几回想让他叫她“瞳瞳”,都被他拒绝了。

        瞳瞳这个称呼他也只在离开s市前叫过一次。

        小眼珠子......有这么难听吗?

        “你这么讨厌?”洛舟笑了声,“我觉得还挺可爱的啊。”

        “……”

        “刚才是你先讲你们三个名字的释义,哥哥这不就顺水推舟取了个小眼珠子。”洛舟安抚她,“你要是这么不喜欢,那就不叫了,嗯?”

        他声调柔和下来,明显带着哄人的意味,这在洛舟身上相当罕见。

        初瞳此时此刻也在后悔,觉得自己刚才说绝交似乎有些过分。

        他们每次拌嘴,或者有分歧吵架,仔细算来好像都是他先低头――虽然他先错的次数也是比她多。

        但洛舟这种人,如果他不想低头认错的话,每一次拌嘴,两人的境况应该都会相当尴尬。

        总的来说,他经常让着她。

        现在也一样,她语气那么不好,他也没生气。

        初瞳立刻顺着他给的台阶下来,点点头:“嗯。”

        说完低头继续吃饭,转移注意力,听着初父初母聊天。

        还没吃几口,初瞳又听到洛舟在旁边,用两人间才能听到的声音说:“不然……”

        “嗯?”初瞳抬头。

        “以后,都不叫了吧。”洛舟转头看过来。

        初瞳眨了眨眼:“……什么都不叫了?”

        “我说,你的外号,以后不叫了。”

        “以后叫你小名。”洛舟放下筷子,“你以前不是总想让我这么叫你吗?”顿了顿,他盯着她的眼睛,缓缓吐出两个字,“――瞳瞳?”

        坚持让洛舟叫自己“瞳瞳”是初瞳小时候一直都想要实现的心愿,她觉得自己小名好听,而且叫这个才能体现出亲密,想让酷哥哥和自己更亲一点。

        长大后却因为各种各样的变化,以及心智的成熟,再也没有纠结过称呼这样的事情。

        可她没有想到。

        原来被喜欢的人叫小名,尤其是这么多年只叫过一次的小名,以一种极高的频率出现在耳边的时候,是这么挑战人的心脏健康。

        自从洛舟上次在餐桌上提出了这件事之后,他立刻贯彻落实,以前是一声不叫,现在一天叫八百遍。

        想喝水了叫她“瞳瞳水杯在哪”,看她玩手机就叫她“瞳瞳打游戏吗”,吃饭时候主动担任叫她的任务“瞳瞳下来吃饭瞳瞳”……以前那些不需要带着称呼的简短的话,现在必须带着两个字的称呼,似乎不带称呼就不会跟她说话了一样。

        原本的高冷男神变身逼逼机,但说的一百个字里有五十个是“瞳瞳”,每天都在瞳瞳瞳瞳瞳瞳。

        这样明显的变化,初父初母以及两个哥哥也自然全都看到。

        初父初母没什么表示,觉得小打小闹小乐趣。

        二哥惊讶:“哟,晋升了?这就不是跟屁虫了?成瞳瞳了?”

        “嗯,”洛舟点头,“小时候叫那个就算了,她长大了还这么叫不太好,就换一个。”

        大哥暗示:“也不用一天叫八百次。”

        洛舟一点都不尴尬,理直气也壮:“跟屁虫叫太久了,换了称呼不习惯啊,我多叫叫习惯习惯。瞳瞳――”

        “……”

        初瞳偷偷在微信上和杜优容诉苦,杜优容激动的嗷嗷叫:“他绝对!是在撩你!故意的!”

        完全没有理会她说的话问的问题,兀自激动的不得了。

        就这样,两天下来,洛舟大事小事喊瞳瞳,一家人都在笑,只有瞳瞳本人是又尴尬又害羞。

        到了第三天,初瞳的耳朵总算解放了。

        全国大学生放假的时间都差不多,就算有差别也仅仅几天而已,这几天内,初瞳的高中同学们全部放假回家,班群里准备搞一次聚会。她和同学们关系一直很好,自然要去。

        聚餐时间是晚上七点。

        初家一楼有专门设计了一个化妆间,专门给家里两个女性,里面各种化妆用具应有尽有,还有个超漂亮的欧式梳妆台,配一面巨大的镜子。初瞳临出门前一小时就上楼换了衣服,然后进去化妆。

        她没关门,洛舟进来的时候,她是从镜子里看到的。

        那会儿她正往脸上拍妆前乳,见洛舟进来,手停顿了一下,在镜子中和他对视:“哥哥,你来干嘛?”

        他没答,反手带上门,径直走进来,“你要出去?”

        “嗯。”

        “去哪。”

        “高中同学聚会。”

        他哦了声,之后便一直站在旁边看。

        初瞳跟杜优容这个能去当美妆博主的女人在同个宿舍呆了一学期,被她教着化了n次妆。杜美妆博主教的都简单易上手,初瞳现在已经算是个化妆入门级选手了,从头到尾的顺序以及手法全都懂。

        但被洛舟这么看着,也有点奇奇怪怪。

        洛舟一直没说话。一直到她妆容快结束,准备涂口红、却又在一排颜色里纠结的时候,他突然出声:“第三排第一个。”

        初瞳愣了一下,回头:“嗯?”

        她穿了身乳白色的毛衣,下面长长的格裙,头发披着自然下垂,被白天的阳光照成浅棕色。坐在镜子前回头看他的那瞬间,整个人温柔又漂亮。

        说实话,在洛舟看来,她脸上的妆其实淡的和没化也没什么区别,反正素颜也已经很好看了。

        但他记得之前圣诞节后,约初瞳出去吃饭的那次,她嘴唇上涂的是蜜橘色,主色调是橘,带着点粉,水水润润的质感。颜色看起来特别少女不说,看起来简直嫩的想让人咬一口。

        “我说,涂第三排第一个。”他淡淡道,“那个适合你。”

        “……哦。”

        初瞳有些发愣,回过头,在口红架上找到了洛舟嘴里的那只口红。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涂到了嘴唇上。

        “……”

        她今天想涂的明明是正红色来着,感觉比较配浅色的毛衣。

        为什么他一说,她的手就自发动起来了?

        怎么就这么听他的话?

        初瞳对着镜子里的自己一通腹诽,而后拿过一旁的散粉进行最后一步,定妆。

        她拍脸的时候,洛舟又是站在她身后,毫无预兆突然出声。

        “瞳瞳。”

        “……干嘛?”

        “没干嘛,就叫叫你。”

        “……”

        也不说别的,就叫她的名字,问他他就回:我就叫叫你而已。

        这样的对话这几天已经发生无数次了。

        初瞳最后照了照镜子,没什么要加要减的地方,她站起来,走到洛舟面前。

        “洛舟哥。”初瞳直截了当的问他,“我记得,你不是来出差的吗?”

        “是啊。”

        “那你为什么就去上了一天班?”

        “......”

        洛舟盯着她看了好几秒,然后唇角上翘,笑容玩味,“怎么,嫌我烦了?”

        “没有......”

        “以前那么想让我叫你小名,现在我叫了,你又不想听,不想听就算了,还嫌哥哥烦?赶我去上班?”

        “我说了没有烦――”初瞳脸上有要发热的征兆,稳着声音说,“我就是关心一下你的工作,不是赶你去上班。”

        “而且,你不要总是拿我小时候说的话来说事好不好……”初瞳声音渐小,“那时候我心智又不成熟,说的话就很幼稚……你难道没有幼稚过吗?”

        “哦,”洛舟慢悠悠的反问,“那就是不想听‘瞳瞳’了?”“......我也没有不想听。”

        很想听,那可是她以前写在日记本里的小梦想之一。

        但是――叫的也实在太频繁了吧!

        洛舟声音原本就好听,瞳瞳两个字因为发音的缘故,叫出来还会带着点鼻音,每一次叫她,就是一声无形撩,那这么每天每小时都撩,谁受的了!

        “你就像正常时候那样称呼我,把你以前叫我跟屁虫的情况,替换成小名就可以了。”初瞳顿了顿,“总不至于说什么话都叫一次嘛......”

        她说着说着,就低下头去。

        洛舟挺久没有量过身高,大概就在185到188之间,也就是和她差了二十多厘米。

        她发顶刚好就在他的视线下方,这个角度能看得到她小巧秀气的鼻尖,长长的睫毛。

        “既然你都这么提了,”洛舟没忍住,抬手放在她软软的头发上揉了两把,“那哥哥就满足你。”

        “......”

        好好说话不会说,明明就是正经的问答,说的跟开车一样。

        最后,初瞳的同学聚会是洛舟送她去的,他说他顺路,他也有应酬。

        洛舟来这里呆一周,二哥慷慨的借出自己的跑车给他开。

        虽然二哥车远不如洛舟多,但他对车要求高,唯一买的也是性能和外观都相当棒的一辆,价格也格外美丽,美丽到当时瞒着家里买的时候差点被初父打断腿。

        拉风的超跑开到定好的饭店附近,距离那里还有几十米的时候有个红绿灯,初瞳让他靠边停车:“在这里就行啦,前面单行,你要掉头的话得转好大一圈,那个饭店就在那里,我过个马路就到了。”

        “好。”洛舟在路边停车,看着她解开安全带,“我晚上的应酬不喝酒,你结束了告诉我,我来接你。”

        “嗯?”初瞳转头看他,“不用特地来接我的,我家司机现在在上班,万一我比你早结束,那你……”

        话都没说完,就被洛舟打断:“没事,我来接,我乐意。”

        “……”

        真的拽。

        晚上六点半,初瞳是卡着点到的。

        可能因为她是最后一个到的,收到的欢迎也最热烈,推开包厢门的那瞬间,里面传来老同学们热情的招呼声差点把房顶掀翻。

        时隔半年再见高中同学,离开了清一色的高中校服,男生更帅了,经过化妆打扮,女孩子更美,大家都明显更好看了。

        “瞳瞳!”曾经的纪律委员激动的站起来抱她,“呜呜呜你还是那么好看,想死你了!”

        “说啥呢,她明明比以前更好看了好吧!仙女本仙说的就是初瞳啊!”

        其他和她关系好的女同学也纷纷上前叽叽喳喳。

        男生们没女生们那么激动,活泼的就跟着女孩们一起夸几句,害羞的或者有别的心思的,就一直默默的偷偷看着。

        初瞳和一堆姑娘亲热的拥抱完,落座时,心中万分感慨。

        凡事都有平衡,都说情场失意赌场得意,她觉得一定是自己少女时期的感情暗恋之路太苦太没盼头了,所以才让她在人缘友情这方面开花开的这么好。

        后来大家聊起学校,聊起上学时候的那些趣事,也聊起学校的老师。

        纪律委员说:“对了瞳瞳,我们学校放假最早,我回来之后回学校看了老王,老王还问我你怎么样了,你真是他得意门生啊哈哈哈。”

        “开玩笑,”一个男生接过话头,“初瞳自己就拿了多少个奖,她在我们班,老王脸上多有光啊。”

        初瞳他们班在年级里是成绩非常出挑的,学霸很多,每次考试各种科目的平均分都名列前茅,保送名额全校第一,获得的奖杯奖状数量也是全校第一。

        而这些个第一,和初瞳是脱不开关系的。老王是他们班主任,教物理,指导她拿了一个又一个物理竞赛奖,基本上每次要给学生举正面例子都必提初瞳,跟打广告似的,她高中那么出名和老王也是有很大联系。

        “我过年之前去看看王老板吧,”初瞳也挺想老师的,笑着说,“大家有没有还没去但是想去的,可以跟我一起呀。”

        就这样,众人又约了下一波看老师的日子。

        今天缺席的,有些是没加微信群,有些是换了微信号但没人联系得到,也有的同学曾经和班级里的人不合群,所以这样的事情不来也很正常。

        但是班级里的几大活跃分子巨头之一,辛莹缺席了,许多人都表示不敢相信。

        有人调侃:“不是吧,我最能逼逼的莹莹竟然没来,谁不来我都没寻思她能不来啊。”

        有人附和:“就是,毕业那会儿就她哭的最猛,还好兄弟好姐妹一辈子呢,还高三二班永不分家呢,半年就变心,真的没爱了。”

        初瞳听的想笑,她和辛莹关系最好,站出来替她解释了一通:“……就这样,虽然她人不在,但是刚才跟我说了,要跟咱们视频。”

        辛莹为了爱豆留在了c市,但又不想错过这次聚会,所以全程都出镜在初瞳的手机屏幕里。

        “哎呀,大家都知道我喜欢陈诉好多年了嘛,我艺考那么努力的动力就是他啊!兄弟姐妹们理解理解追星少女吧昂,你们看我今天都没有去追行程,爱豆下飞机按说我身为粉丝团前线成员该去接机的,但我没有!我留在宿舍跟大家语音聚会,我还不够忠贞吗!!”

        “忠贞个屁啊哈哈哈哈哈,你有病吧!”

        “辛莹,这词儿不是这么用的,咱们语文老师听到真的要被你气死了。”

        “这次就算了,我们定了年后去看老王,你总不会过年都不回来了吧?”

        辛莹满口答应:“害!那我肯定在!”

        聚会就离不开酒,大家都成年了,初瞳对于酒这东西真是又爱又恨,身边没人带她喝的话,她自己不会去买,可这种氛围下,她是真的扛不住美妙果酒的诱惑。

        她想了想,反正是洛舟来接她,便给他发了条微信。

        tong:【哥哥,我喝点酒可以吗?】

        发出去之后,才突然觉得不对劲,怎么看怎么奇怪。为什么她喝酒,要问他可不可以?

        得豪横一点。

        初瞳撤回了那条消息,重新发消息,这次可不是征得同意的语气。

        tong:【哥哥,我喝点酒哦。】

        嗯,就是通知他一声。

        另一边,s市国宴酒店。

        洛舟这次说是出差,其实并不是强行。他给初瞳讲的s市有项目落成,需要他签字以及出席一些会议,这些都是真的。

        只不过,放在以前有这样类似的情况,签字的直接寄到c市,会议直接视频会议,他本人是不会折腾这一出亲自来s市的。

        这次订机票的时候,邹特助一直在反复和他确认,“洛总您喝酒了吗?”“您可以放心,s市那边的项目一切正常,我查看过了”“没有什么重大问题,您确定要去吗?”等等。

        现在么……

        来这里出差是借口,现在有了别的事情,只是顺便办个公罢了。

        此时此刻,洛舟看着桌上一张张透着紧张和谄媚的脸,有些无奈,又无语。

        但显然,所有人都和邹特助一个想法。知道洛舟本人要来之后,项目负责人就一直状态特别紧张,洛舟去分公司的那几天,负责人和他说话都直冒汗――都觉得太子是来兴师问罪的。

        还真不是。

        就是来追个妹妹。

        饭局最开始的时候,洛舟便说了自己待会有事开车,不能喝酒,他都说了,自然也没人敢敬酒,服务生给他倒的也是茶。但他喝茶归喝茶,其他人还是喝酒。

        桌上有两位参与项目的女员工,并不算是参与决策的核心,但可能是考虑到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不知道是谁把两人叫上了。

        原本洛舟也不管这些,他只负责跟那几个人交谈而已,其余的在他这儿基本都是隐形人。

        两个女员工其中一个戴着黑框眼镜,头发规矩的盘着,一直都本分安静地吃东西,也不插话。

        但另外一个却是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穿的不是正装,是条鲜艳的红裙子,露出的皮肤很多,在洛舟和人谈话的时候会时不时搭几句。

        这种路数见过没有一百也有两百次,不舞到面前洛舟懒得处理这种事,全程没搭理过那女人。

        如果一直这样,仅仅是不知礼貌地插话,他不会也不屑做什么。

        但酒过三巡,红裙子女人似乎喝多了酒,从座位上站起来,拿起一边服务生托盘里的茶壶走到洛舟身边,声音甜腻:“洛总,我给您倒茶。”

        她醉的昏了头,已经看不见身边领导的眼神警告了。

        茶壶嘴快要碰到茶杯的时候,洛舟伸手挡了一下,没碰到那女人的手,却凭着一股巧劲儿讲茶壶从她手里拿了出来。

        他将茶壶放在桌边,靠在椅子上看着女人:“既然是跟着部门来吃饭的,那么吃饭才是你需要做的事情,倒茶是服务生的事情,不需要你来做。”

        女人愣在原地。

        “还是说,你这人就喜欢给人倒茶,想换个工作?”洛舟笑了笑,眼神却不带一丝温度:“喜欢就说出来,这点小事,公司还是能办到的。”

        “……”

        这个女人今晚丢了工作,今后的人生与任何人都无关,她的所作所为都是自愿,人如果不懂得克制自己的**,后果只能自己承担。

        女人被洛舟那样说了之后,当场不可置信的掉了眼泪,包都没拿,就哭着跑出了包厢。

        在坐也没有一个敢追出去或者替她求情说两句话的,心里都有数,纷纷开始揽责任道歉,说员工训练不严,紧张又做作的转移话题和视线,当务之急,将太子心情搞好才是关键。

        洛舟看着这群人比开始更加忐忑的笑脸,晃着茶杯,偶尔回两句,不知不觉又想到了初瞳。

        那个说两句就生闷气,但又气的很可爱的小姑娘。

        就她还觉得他毒舌呢?

        啧。

        他哪里真的跟她毒舌过啊。

        洛舟收到初瞳消息的时候,已经对宴席感到不耐烦了,他对于应酬基本都烦的不行,生意场上都是体面话,他的身份又导致所有人怕得要死,体面话体面的包了好几层衣服,听着都费劲。

        生意场上的合作伙伴里,他能愿意出去喝酒应酬的,也就温勉了,年龄相仿不说,这人有能力又干脆,说话也有点意思,相当的冷酷霸道总裁。

        正处于烦躁期,手机响起的时候,看到微信提示里tong那几个字母,他心情一下子舒缓了不少。

        tong:【哥哥,我喝点酒可以吗?】

        哟,喝酒还会请示。

        真乖。

        洛舟想象了下小姑娘在酒桌上,偷偷摸摸玩手机给他发消息,向他请示自己能不能喝酒的样子。

        被萌了一脸。

        他正准备打字回复,那条消息却不见了。

        “tong”撤回了一条消息。

        嗯?

        洛舟刚准备发个问号,下方“嗖”的又来了一条消息。

        tong:【哥哥,我喝点酒哦。】

        洛舟:“…………?”

        这他妈是干什么?

        不是在征求他的同意么?怎么又变样了?

        没空闲聊:【?】

        没空闲聊:【你怎么回事,嗯?】

        那边久久没回复。

        大概过了十分钟,洛舟又发过去几条消息。

        均石沉大海。

        得,估计是开始喝了。

        后面的时间,对洛舟来说比前面的还要难熬,大概是他看表的频率实在太高,高到他身边几个高层都无法忽视,负责人便小心翼翼地问出口:“洛总,您最初说您还有事,不然今天咱们就到这儿?”

        “……”这么多天来,这是洛舟看负责人最顺眼的一次。

        洛舟盯着他看了好几秒,看的人又开始紧张,才点了点头:“嗯,就到这儿。”

        他起身,接过服务生递过来的外套,边穿边道:“这次的项目做的不错,今年五月的度假村也由你负责。”

        心惊胆战三天以为自己这次要被下派的负责人,面对着天将馅饼,简直不敢置信:“……谢谢洛总!”

        他的确表现不错,也兢兢业业在s市分公司干了许多年,洛舟摆摆手:“你应得的。”

        可见人不能空有一身能力,出去打拼,有眼力见是多么重要的事情。

        距离初瞳通知他自己要喝酒,已经过去了四十分钟。

        等洛舟开车到她那个饭店,已经一小时了。

        他提前问过包厢号了,原本打算直接进去,却没成想停了车走过去,正遇到一群年轻人结伴从饭店里出来。

        路边又一个垃圾桶,一个男生扶着另外一个男生,似乎在干呕,但是呕了半天也没吐出来东西,反而脸上全是眼泪。

        洛舟下意识想离的远一点,却听到了那人大吼。

        “初瞳有喜欢的人了!呜呜呜呜呜呜……”男生号啕大哭,“爷的青春结束了!!!”

        洛舟:“………………”

        什么跟什么?

        他停下脚步。

        正准备走过去好好问问两人,另外一个看起来尚且清醒的男生就给他解答了疑惑。

        “哎,好兄弟看开点儿,初瞳刚才说自己有喜欢的人,差不多默认了是大学才认识的吧?你想啊,初瞳去c市上的大学,c市啊,那是首都啊,咱们这儿也不差,但首都那肯定牛逼的人物多了去了!再说了,高中时候她那么乖那么学霸,咋可能喜欢谁,大学了没有老师家长管了,她喜欢上谁不也很正常?”

        “那咱们学校,那、那么多追她的,她也没喜欢谁啊,”男生继续哭,“呜呜呜,我一直暗恋她,我以为她就是那种谁也看不上的女神呢,要是谁也看不上就好了……”

        较为清醒男生继续安慰兄弟。

        洛舟想听的差不多都听到了,也就没走过去问。

        两点信息,第一,初瞳说自己有喜欢的人。

        第二,还默认了,喜欢的人是大学才认识的。

        洛舟忍不住在心里爆粗。

        妈的,又他妈跟那个逼对上号了。

        他站在门口,内心的火正蹭蹭往上窜的时候,一抬眼,就看到了被人搀着出来的、导致迷弟抱着垃圾桶哭泣的女主角。

        初瞳果然是喝醉了,但没有不省人事,还能独立行走,也睁着眼。

        她赖在一个比她高了不少的女孩子旁边,像是黏在人家身上一样,脸颊红扑扑的,还在笑嘻嘻的说着什么。

        洛舟的火又悄无声息的降下去一点。

        初瞳挽着人下台阶的时候,洛舟几步走过去,把她从别人身上揽过来,半搂半抱着,初瞳整个人的重心都转移到了他身上。

        纪律委员喝多了酒,反应慢了半拍,愣了两秒才意识到怀里的小仙女被拐走了。

        视线里多了个颀长的身影,黑发,黑风衣,搂着她的小仙女。

        纪律委员头发都炸了,当即准备出手抢回来,就看到小仙女很开心地对那人笑:“你来了!”

        “洛舟哥!”初瞳含糊不清地叫他。

        因为含糊不清,所以纪律委员只听到了“哥哥”两个字。

        她性格爽朗,眯着眼看了看这个男人的脸,当即“卧槽”了一声:“不愧是初瞳的亲哥哥啊!妹妹是仙女,哥哥长得也这么好看!不过,怎么你俩长得不咋像呢?我人傻了……”

        洛舟搂着初瞳,对她同学笑着解释:“不是亲哥哥。”

        纪律委员被他笑的脸一红,觉得脑子更晕了:“那,她叫你哥哥……?”

        这男人生的太好看,淡笑着的时候,眼睛里像是藏了漫天的星星,声音也格外醉人,“是情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