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玄幻奇幻 - 被迫嫁给男神在线阅读 - 第28章

第28章

        金子光这人,从小到大唯一遵循的人生哲理就是“得过且过”。

        及格线六十分,他就考六十一,四六级最低空踩线飘过,毕业论文马马虎虎能看――他的人生里,几乎所有和学业分数相关的事情,都是只要过了就行。

        事业也不例外,不亏钱就行。

        对他来说,唯独一件不能得过且过的事情,便是挑女朋友。

        而金子光交过的女朋友也确实都很高质。

        两人高中时候在一个学校,最开始洛舟和他熟悉,也是因为某天体育课,他找到正在打篮球的洛舟,很熟络的叫他,“诶,哥们。”金子光笑嘻嘻的,“我看上的妹子怎么都暗恋你啊,这不太好吧?”

        金子光看上的都是大美女,级花起步,次次碰壁就很费解,不服气这个洛舟,就直接找过来了。

        找过来发现,好像确实是帅,还牛。

        而洛舟当时觉得这人傻逼的还挺有意思,于是就这么渐渐熟悉,和这个废铁当了兄弟。

        金子光这人生活的太颓废,不仅仅是洛舟谴责过他浪费了自己的名字,其他的哥们兄弟也天天调侃“金子今天发光了吗?”“没有呢”“这辈子都发不出来了吧”等等,于是他一不做二不休便改了个微信名:别催了在发光。

        这沙雕id当时给洛舟看笑了,此时此刻,配上他后面说的话,却有种莫名其妙的讽刺感。

        洛舟看着这行字半天,直截了当骂过去一句:【傻逼。】

        金子光笑呵呵的回复他。

        别催了在发光:【不过,太子殿下怎么突然醒悟了自己的变态属性啊?我好好奇,真的,给兄弟说说?】

        洛舟发过去一串省略号。

        洛舟打了一行字,【我好像喜欢初瞳】,然后想到金子光这人大概压根不知道初瞳是谁,又一个字一个字的删掉。

        他又打,【我好像喜欢我妹妹】,结果这话怎么看怎么变态,愣是没发出去,给删掉了。

        正当洛舟沉思怎么发这个比较好、以及到底要不要告诉金子光、告诉了他有毛用的时候。

        那边又发来一连串的消息。

        别催了在发光:【?】

        别催了在发光:【等会,现在凌晨三点钟】

        别催了在发光:【明天工作日吧,洛总和我又不一样,从不迟到早退的,怎么可能熬夜熬到三点?】

        别催了在发光:【我醒着正常,你这个点儿醒着,不太对啊】

        别催了在发光:【你又没有性生活?】

        洛舟:“…………”

        原本就有点郁闷。

        现在真想穿过屏幕揍死这个臭弟弟。

        最后他还是没告诉金子光原委,后半夜也没睡着,睁眼到天明。

        再次见到初瞳,已经是半个月后的事情。

        十二月是本学期的第四个月,月底有a大一年一度的校庆,当天恰好是平安夜。

        十一月底的时候,考试小测几乎全部告一段落,十二月上半个月,班级群里团支书每天都在@全体成员为即将到来的校庆文艺表演出谋划策。

        无关性别歧视,就像运动会是男孩子大展身手的天下一样,通常,文艺类相关活动都是女孩子参与的部分较多,不管是构思还是别的,而且一般理工科学霸男生们,也不太愿意上台表演。

        但计算机系原本女孩子就少,初瞳他们班一共十几个女孩子,里面有一半都是一听到文艺演出就连连摇头摆手,

        初瞳高中的时候就很少参加这些,除非被班主任点名上去表演。她这次原本是打算也说自己啥也不会的,却被有自己微信好友的火眼金睛的同学指出,她朋友圈以前有发过一张弹古筝的照片,露馅了。

        于是经过全票通过,第一个确定要去表演的,就是初瞳。

        初瞳家里的长辈以及哥哥姐姐们有书法家,画家,作家,画画写诗弹琴唱歌,干什么的都有,文艺造诣涉及的种类相当齐全。

        初瞳大哥学的小提琴,二哥学的钢琴,而她学的乐器都是偏古意一些的,古筝弹得最好,也会箜篌和笛子。

        一开始大家都想听箜篌,但这个乐器不好收声,对收音设备和音响的要求高,不然听不出好听的效果,而且合手感的乐器也很难找,虽然看起来非常的神秘好看高大上,却不太适合在这样的校园舞台上展示。

        所以,最后还是选了稳妥的古筝。

        一个人弹奏古筝听起来很是单调,在团支书坚持不懈的努力下,又炸出了两个会跳舞的女孩,杜优容就是其中之一。

        初瞳这才知道,杜优容也抱着和她一样的想法:“害,我高中出够风头了,大学想着低调的,看来还是不行啊。”

        初瞳很捧场:“容容高中是不是很受欢迎啊?”

        杜优容撩了下头发:“那必须的,我当时喜欢跳爵士,那会儿大家就喜欢看女孩子跳这个,给我们学校小伙子迷的一愣一愣的。”

        除了两个有舞蹈功底的以外,又选了三个肢体协调的女生,跟两人一起练,反正还有二十天,一支舞蹈怎么也能学会了。

        所以他们最终敲定的节目就是初瞳弹古筝外加五个人伴舞。

        听起来还蛮俗气的,但同学们都觉得这已经是理工科里的天仙般节目了。

        [我问了下隔壁学物理的姐妹,她们班节目是上去做游戏,比谁画电路图画的快,我笑死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学数学的姐妹班级更绝,整的跟最强大脑似的要搞什么口算心算]

        [那除了咱们班以外,计算机系别的班级是什么节目啊?]

        [不知道,可能上去表演黑客入侵校园网吧,哈哈]

        [……]

        没有对比就没有优越感,这么一通讨论下来,班级群里大家纷纷觉得这节目整好了简直是理工科之光,纷纷给予出演人员表情包鼓励。

        敲定的时候觉得轻轻松松,但真的实战排练起来,没有什么是简简单单就能完成的。

        初瞳这边倒是不用怎么练习,有名的古曲她基本都会,几人选好曲目后,重点还在舞蹈。前阶段没办法跟乐器合,跳舞的两人教剩下三人基本动作,杜优容每天回宿舍都是扶着腰爬上去的,初瞳都提议把自己的下铺让给她睡了。

        她摆摆手:“诶,没事儿,咱们换床还要换床铺什么的,我爬床都爬习惯了,不累。”

        然后又道:“对了瞳瞳,你知道这次校庆嘉宾都有谁吗?”

        “嗯?有谁?”

        “刚才练舞的时候,导员过来跟我们说,好好练,这次校庆嘉宾有开学典礼我们很喜欢的那个学长――”杜优容声音一顿,“我们几个等她走了才寻思过来,那学长不就是你哥哥洛舟?”

        “……”

        初瞳一愣。

        “怎么了?你这是什么表情?看来你不知道这个消息?”杜优容笑了笑,“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我看校园网以前记录,洛舟学长毕业之后可从来没来过啊。”

        初瞳确实是不知道这个。

        可是――

        前一晚,她才和洛舟聊过天。

        起因是初瞳排练的时候跟大家一起在训练室拍了张照片,发了朋友圈,洛舟问了她是不是在准备a大校庆。

        今天就收到了他要来当嘉宾的消息。

        也不知道为什么,把这些连起来一起想,莫名像是吃了糖一样,嘴里心里脑子里都变得甜甜的。

        剩下的时间,期间除了排练,初瞳又帮李冉去了几次温宿家。

        原本她还在奇怪,这个温宿看起来是本地人的样子,莫非天天都在出差所以才找了这么个喂猫工,但很奇怪的是,代班李冉的几次,她有两次都遇到了“凑巧”回家的温宿。

        你说你叫了人帮你按时喂猫那是因为你没空,既然有空回家,那自己的猫自己喂它不香吗?真的很奇怪,初瞳这种宠猫人士不能理解。

        不过除了奇怪之外倒也没什么别的疑点,第一次的时候他留她喝茶,被初瞳婉拒了,第二次去,温宿说自己顺路路过a大,可以开车载她回去,为了让她放心,还说,“我以前也顺路送过李冉。”

        初瞳觉得和他还没熟到这个地步,原本拒绝了的,谁知那天他家小区门口久久打不到车,她又着急回学校排练,最后还是坐上了他的车。

        路上不尴不尬的聊着天,最后下车前,他自然而然的问她联系方式,还是初见时戴着眼镜,一副斯文绅士的样子。初瞳是搭他顺风车回来的,也不好拒绝。

        但排练占据了太多的时间,很快,这个人就被她抛之脑后了。

        关于这次六套汉服,原本团支书说,“你们放心排练,古筝我跟我音乐社的朋友借,衣服的话我们去找找有什么汉服赞助爸爸没,争取不花钱就拉回来。”

        然而演出开始一周前,她又来宿舍找到杜优容和初瞳,抹泪:“呜呜呜汉服爸爸们看不上咱们这种小打小闹,只能花钱租了,明天我在班群里说一下大家众筹交个班费吧。”

        初瞳:“没关系,交给我吧。”

        杜优容拍拍一脸懵逼团支书的肩膀,比了个大拇指:“咋样,们班的宝藏女孩,不仅多才多艺学习好,还贼有钱!”

        最后初瞳搞回来的汉服让团支书看傻了,比她找的那家好看的多,差点对着初瞳直呼爸爸。

        到了万众期待的平安夜当天。

        因为人手不够,给六个人化妆的工作杜优容一人弄不过来,于是初瞳呼叫了没有演出任务的莹担前来帮忙。

        辛莹经常来初瞳宿舍,和她的室友们都认识,在化妆间的时候,杜优容和辛莹聊天:“妹子,你长这么好看,怎么不上去演节目啥的?”

        “我不行的,我没才艺,而且我呆的是传媒系,那家伙,个个都是大佬,当初为了讨论表演什么节目就差点搞出几个小团体,我直接弃权了。”

        “啧啧啧,你看看,真是一个天一个地,我们这边儿都是硬着头皮上,你们那边是想上还得抢。”

        俩人你来我往,说的很有意思,初瞳偶尔也插几句话。

        等她化好妆换好了衣服,闲坐在后台休息间等上场的时候,收到了洛舟的微信。

        没空闲聊:【在哪?】

        tong:【在化妆间呢】

        没空闲聊:【化完了?】

        tong:【嗯嗯】

        没空闲聊:【那你现在来礼堂外面,有颗树的那侧门。】

        ……

        不知道他叫自己过去干嘛,但初瞳还是老老实实的去了。

        因为晚上天气冷,她里面是在待会演出要穿的白襦裙配蓝纱,外面罩了一件厚厚的羽绒服,严严实实的盖住了里面好看的汉服,生怕冻到。

        而叫她出来的洛舟好像还生活在上一个季节。

        黑色的大衣甚至没扣扣子,看得见里面是米色的高领毛衣。洛舟穿衣服有点性冷淡风,他平时很少穿这样的颜色,偶尔一穿,就显得人特别温柔好看。

        好看是好看,少也是真的少。

        在初瞳眼里,零下的温度不穿羽绒服或者棉服就是穿的少,就是不尊重这个冬天。

        初瞳一下子想起来上次他生病的起因,第一句话就说他:“洛舟哥,你又为了耍帅穿这么少。”她虎着脸,“你小心冬天再生一次病。”

        “少吗?”洛舟也没想到一上来她会提这个,闻言笑了一下,“那哥哥这么久没见你,在你面前耍一次帅还不行了?”

        十几天没见,他额前的头发稍微长了一点,可能是太久没看这张脸,免疫力有所下降,初瞳觉得他好像又帅了点。

        不远处礼堂的灯光和月光一起映在洛舟的眼睛里,他眼尾微微弯起来,对视的时候让人有种眩晕感。

        初瞳不自觉咽了咽口水,转移话题:“哥哥,你今年为什么来看校庆啊?”

        洛舟朝她走近两步,唇边还挂着笑:“校长让我来的。”

        “但我听她们说,你以前接受邀请,好像都不来的。”

        “那今年我就来了啊。”

        他微微挑眉,意味深长道:“某个小跟屁虫因为这个破节目彩排拒绝了我多少次约饭,不会不记得了吧?我来看看这节目到底多好看,不行?”

        “……”

        的确是有这么一回事。

        但最近她是真的在忙,她又不是不想和他吃饭,初瞳抬眼:“我同学们都在排练的时候,我肯定不能走啊……也没那么多时间出去学校吃晚饭了。”

        洛舟嗯了声,然后也不说话,就这么盯着她看。

        初瞳被他看的更不自在,脸上发热,声音渐小:“……你也不要抱太大的期望啦,我们搞电脑的没什么才艺。”

        她们的节目对于一个校庆来说应该是较好的水准,但对于洛舟这种见过各种大风大浪的人来说,那肯定是算不上好看的。

        还没等洛舟再说什么,初瞳外套口袋里的电话就响了,她接起来,是杜优容让她回去戴发饰准备上场,跟洛舟打了声招呼,就小跑着回了舞台后台。

        洛舟看着小姑娘的背影,她的羽绒服是纯黑色,长到膝盖,下摆露出来长长的裙子,裙角跑起来特别飘逸,这样奇奇怪怪的搭配,竟然也有种莫名的可爱。

        他也在她之后进了礼堂。

        礼堂内还是灯光大开的状态,洛舟进去之后,有一瞬的人声骤减,之后便是小范围的各种尖叫频频传来。

        他目不斜视的走到最前排,找到写着自己名字的嘉宾席位置。

        差不多又等了十分钟,大灯关掉,舞台灯光亮起,正式开始。

        校庆看起来是很没劲,洛舟上学的时候就不爱参加这类的活动,大学除了喵星人社团,他参加的集体活动也就是一个运动会。

        他身边就是校长的位置,一直断断续续的聊着天,看到第二个节目的时候,校长问:“洛舟啊,咱校庆节目怎么样?”

        洛舟毫不犹豫:“校长,您别怪我说实话,这还是跟以前一样无聊啊。”

        校长也不生气,呵呵的笑:“那你个臭小子还来?”

        “这不是我妹妹今年在这儿上大一,还要上台表演节目,”洛舟也笑,“我就来了。”

        “你妹妹?”校长想了想,“是之前跟刘主任吃饭的那个?他们跟我说,你带了个小姑娘过去。”

        洛舟点头:“是她,计算机系的,待会指给你看。”

        又这么等了七个节目。

        洛舟都快无聊到打盹的时候,总算,今晚第十个节目,主持人的报幕里提到的“初瞳”两个字让他重新振作。

        出场的一共有六人,几人衣服细节设计各不相同,颜色却都是白蓝色调,古装打扮,整个场景是以浅蓝色灯光为底,加上脚底有一点点白色的雾,仙气十足

        五人站着,围着中间一人坐着。最中间的少女面前摆着古筝,她眼睛看着弦,缓缓抬手,高台轻放,拨弄出一个单音。

        瞬间,身边五人散开,做了个开场动作,而她换做两手齐弹,随着韵律逐渐鲜明,五位围绕着她的女孩也开始变换舞姿。

        没什么内涵,就单纯是一个古筝弹奏加古典舞的表演,虽然舞蹈难度不大,但几人跳的很齐,很有韵律感,中间的少女古筝弹的极为动听,她偶尔一抬脸,双眼灵动而漂亮,能给人十足的惊艳。

        再加上几人的服装和造型实在是太好看,无疑是几分钟的视听盛宴。

        “看到了?”节目快要结束的时候,洛舟微微偏过头,“校长,猜猜哪个是我妹妹?”

        “这我怎么猜?”

        “给您点提示,最好看的那个。”

        “……”校长眯了眯眼,“弹古筝的那个?”

        洛舟差点都想跟他击个掌:“好眼光啊。”

        谁知,校长和蔼的看了他半晌,道:“知道的了解你是在说你妹妹,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说你女朋友。”

        “…………”

        校庆结束。

        初瞳在后台把衣服都换下来,汉服直接是送给几个同学了,她原本就是买的,没准备再自己要回来。听闻这个消息,大家都开心的不得了,还有不少没参演的同班女生都为自己的肢体不协调而捶胸顿足。

        她收拾好东西准备从后台出礼堂的时候,内心突然冒出一个想法。

        洛舟难道会从开始坐到结尾吗?陈诉的演唱会他都没耐心看完――紧接着就收到了洛舟的消息。

        没空闲聊:【还是刚才的地方,过来。】

        “……”

        还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和杜优容以及其余演出的女孩说明情况,在大家一副“我都懂我都懂”的起哄声中,初瞳默默走到了侧门,又和洛舟见了面。

        他的第一句话,就是提刚才的演出:“刚才演的很好。”

        初瞳也不管他是不是哄人开心,自己半个多月的心血被承认,自然开心:“真的?”

        “当然是真的,”洛舟说,“校长都在我旁边夸你了。”

        初瞳更不好意思了:“我其实挺久没有弹古筝了,刚才一直害怕自己弹错。”

        她都没敢往洛舟那边看,生怕自己和他对视,一个手抖毁了这场演出。

        “弹的很棒。”洛舟一改往常毒舌本色,夸完了,又突然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发。

        这是预料之外的动作。

        毫不夸张的说,被他摸过的头顶似乎都开始和别的地方不一样。

        初瞳总觉得,今天的他,包括上次见面的他,似乎有哪里变得不太一样。

        以前总是像怼洛棠一样怼她。

        现在这种怼,似乎变成了……逗?

        洛舟自己一个人开车来的,最后还是他把她送回宿舍。

        初瞳准备和他道别的时候,这人却突然变戏法一样递给她一样东西。

        他修长的手掌里,躺着一颗红彤彤的苹果,小巧圆润又可爱。

        初瞳愣了两秒,接过来:“……给我的?”

        “嗯。”洛舟懒洋洋道,“今晚不是平安夜吗?”

        平安夜,送平安果。

        初瞳捏着苹果,看着他又说:“好像,我这辈子第一次送人这玩意。”他笑了笑,语气吊儿郎当的,“怎么样,荣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