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玄幻奇幻 - 武极天帝秦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完整版在线阅读 - 第953章 该死之人!

第953章 该死之人!

        看见秦东反掌之间,就把呼延勇秒了,孔无极震撼之余,更多的,还是心惊后怕。

        好在此刻,他还是有用的,不至于成为弃子,被当场抛弃了。

        不单单是他。

        其余众人,包括了邢高途,乌金鹏,司寇柳等人在内,脸上的不屑之色,也由此消失不见,转而化作了浓浓的忌惮。

        能把呼延勇秒了,无异于直接向所有人证明,斗篷人的实力,绝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再敢将之轻视,下场与呼延勇,多半是一样的。

        被瞬间秒杀,那简直就是一种悲哀。

        更惨的是:

        临死之时,就连求饶的机会都没有,就这样被毁去了肉身,斩灭了神魂,不管换成是谁,面对这种事情,估计都会忍不住头皮发麻,被吓得亡魂皆冒,深怕数十年苦修,就这样功亏一篑,转瞬成空,化作了过眼云烟。

        “这个斗篷人,藏得真是够深的,就连我都没有看出来,此人竟拥有如此可怕的实力……”

        乌金鹏喃喃自语,说着,还不忘偷偷看了孔无极一眼,暗暗道:“孔无极这家伙,也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竟招揽了一位如此惊才绝艳之人,此等人物,入了仙门,恐怕至少都是圣子吧。”

        越是这般想着,乌金鹏越是暗自庆幸起来,他和孔无极一直不对付,此事可谓是“人尽皆知”!

        而他这一次,由于忙着收集资源,才没有故意针对孔无极与斗篷人,如若不然,乌金鹏又如往常一样,给孔无极使绊子,惹恼了此人,让斗篷人出手的话,那乌金鹏还有活路么?

        不远处,邢高途见了这一幕,眼中先是闪过一丝难以置信之色,随即,便腾起了毫不掩饰的杀意,喃喃道:“留不得,此子当真是留不得……被困在了圣元境如此之久,我还以为这家伙废了,谁知道他的实力,居然又进步了这么多?”

        “以圣元境修为,竟能秒杀了飞天境九重,还有一头七阶妖宠……”

        “如若秦东此子,突破了飞天境,那又将是何等局面?寻常飞天境,包括我,恐怕都不是这等妖孽的对手了。”

        言尽于此,邢高途欲要除掉秦东之心,不由愈发变得强烈了,在他眼中,秦东俨然已经成为了不得不除的巨大威胁。

        为了方便之后动手,在一番深思熟虑之后,邢高途并不打算,马上揭穿秦东的身份。

        他的考虑,和呼延勇基本上是一致的。

        欲灭秦东,首先要注意的,便是乾阳剑派可能会展开报复。

        每一名仙门弟子,都代表了宗门的脸面,不是那么随随便便,就能被人打杀的。

        也并不是所有人,都像秦东一样,胆大包天,不计后果,便是沧海神宫的圣子,那都是说杀就杀,便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也敢动手。

        在一番热闹过后,秦东立在场中,既不发布获胜感言,也没有藐视任何人,而是静静地立在场中,等待着下一位高手前来挑战。

        其实,这么早就被拉入了战圈,本就不在秦东的打算之中,他的本意,是斗得差不多了,自己再出手,一举奠定胜局,便可带着上官冰云,还有那株七彩幻心莲,才是最完美的。

        让人有些蛋疼的是,那个呼延勇,根本就不按常理出牌,在阴死了鬼人洪厉之后,又与邢高途达成了交易,由他们两方,瓜分胜利的果实。

        这也就使得,秦东不得不提前出战,以圣元境修为,接受各方挑战,唯有坚持到了最后,才能成功救出上官冰云。

        由于人的本性,便是习惯性“欺软怕硬”,看见一个圣元境,也能战胜呼延勇,场下那些散修们,还有一些自认为实力强劲之人,亦是不免蠢蠢欲动起来,生出了一战之心。

        他们不否认,秦东确实很厉害,只用了一招,就把呼延勇灭了。

        遗憾的是,秦东再厉害,也只是一个圣元境九重而已。

        而且,像刚才那种程度的杀招,肯定是极为消耗圣元力的,像秦东这种弱者,能爆发一次,也就不错了,绝对不可能,一直催动如此杀伤力巨大的水系法则,还有剑阵之力。

        “凌霄是吧?嘿嘿……本盟主闯荡江湖多年,还从未听说过,江湖上有你这号人物,今日撞见了,便正好领教一番。”

        许久未曾出声的司寇柳,忽然豪迈一笑,大步踏入场中,用一副商量地语气说道:“先说好了,咱们只是比斗,而不是一绝生死,毕竟,上天有好生之德,本盟主实在是不愿意看到,你这等天才,力竭而死,折在了寒冰炼狱之中,传出去了,岂非天下一大憾事……”

        这货,不愧是一尊老奸巨猾的主儿,刚一上来,就满口仁义道德,又想与秦东一战,捡漏一番,又不想承担风险,故而才把场面话,说得如此冠冕堂皇……

        其目的,无非就是想借着这番话,给秦东扣一顶大帽子,让斗篷人不至于对自己下死手,将卑鄙无耻一词,体现得淋漓尽致。

        “什么狗屁盟主?在我们沧海神宫面前,你连提鞋都不配,还敢大放厥词,说能耗死老子?”

        秦东最烦这种无耻之徒了,当即毫不留情地戳穿道:“你要战便战,废话那么多做什么?忘了告诉你,某要么不出手,只要出手了,便只有一人,能活着走出擂台,你若是怕了的话,还是趁早滚出去为妙……”

        “你!”

        司寇柳为之一滞,万万没想到,他都如此苦口婆心,给对方一个台阶了,斗篷人还是不给自己面子?不管怎么说,他好歹都是霸刀盟主,在此人面前,莫非就连一点薄面都没有吗?

        在此之前,司寇柳被此人羞辱了一次,便一直都在忍着,谁让对方披了沧海神宫的虎皮,他不方便动手,也不好当众翻脸。

        此番第二次被羞辱,司寇柳心中,早就光火不已,再也不可能咽下这口鸟气了,便是叔叔能忍,婶婶也不可能忍了。

        “搞了老半天,你到底滚不滚?不滚的话,便速速过来送死吧。”

        秦东不屑嗤笑,一点都不怕此人爆发,反而同样生了心思,想要灭了这位霸刀盟主。

        这个司寇柳,看着人模狗样的,还满嘴仁义道德,实则绝对是这群人之中,迫害上官冰云最狠的一位。

        不是此人从中作梗,上官冰云乃是乾阳剑派圣女,又怎么会被逼到这种地步?还被人视作了资源,欲要强行掳走?

        作为一个聪明人,秦东来到了现场之后,只需稍加分析,就明白了这个司寇柳,才是最该死之人。

        好死不死的,司寇柳还自己撞上来,要与秦东一战,如果不将此人灭了,那岂不是错失了一次绝好的天赐良机?

        “本盟主纵横半生,见过狂的,还没有见过像你这么狂的,不就是一个圣元境么?老子倒是要看看,你到底能狂到什么时候!”

        又被狠狠刺激了一番,司寇柳哪里还绷得住?长啸一声,手中寒芒一闪,竟只用了一刀,便劈出了十余道光刃,这些光刃,每一道都是月牙形,还携带着,能够轻易穿金裂石的法则之力,撕裂空气,纷纷袭向了秦东。

        这,居然是刀之法则!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