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网游竞技 - 轻熟在线阅读 - 第375章 吃瓜

第375章 吃瓜

        陆星言盯着茶几上的唇釉满眼的陌生感,“在我车上发现的?”

        吕江兰十分肯定回他:“在副驾靠车门那边,座位下。”

        找到的地方都给你说得清清楚楚,看你还怎么狡辩。

        陆星言笃定的说:“不可能,副驾没坐过人。”

        吕江兰说:“我不可能买个唇釉诬陷我自己儿子吧?”

        说的也是,但陆星言真不知道这东西怎么在自己车上的。

        “妈,我想起来了。”陆星言说,“我以前载过同事,应该是她不小心掉的。”

        一次巧合可以理解,可次次都巧合,就有些不可信了。

        吕江兰说:“东西都不是你的,都是别人不小心,无意掉的,对吧。”

        一听口气就知道根本不相信。

        “我骗你干嘛,那确实是同事的。”陆星言说。

        吕江兰问:“你同事坐在副驾?”

        陆星言说:“后座,她坐后座。”

        吕江兰说:“我在副驾捡的,你还有什么话说。”

        陆星言简直无语,“我怎么知道,那它就掉在那了。”

        吕江兰了解自己儿子,他要是犯起倔脾气,八头牛都拉不回来。

        先压了压火气,苦口婆心的劝:“星言,你自身条件不错,我们家虽然算不上大富大贵,但也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家庭,你找对象,妈也不拦着,但就一个条件,你必须找个没结过婚的,单身,背景清白的,你不能跟别人乱搞,你要扛得住诱惑,不能什么人引导你,你就往歪路上走。你听妈的话,跟她分了,找个正经人家的姑娘处。”

        陆星言是越听越迷糊了,“妈怎么想的,我真听糊涂了。是谁跟你说什么了,还是你误会了?”

        吕江兰一看这小子不挑明就装糊涂的劲儿,开诚布公的说:“你和陈宁溪是不是在一起了?你俩的事都传到我耳朵里了,可想而知多少人都知道了。”

        陆星言神情肃然,坐回沙发,问:“妈,谁跟你说的?”

        吕江兰说:“这不能告诉你。人家也是好心,不想让你被她白白耽误了青春,你一个未婚的,能跟她耗得起。”

        陆星言愤怒,脸色也明显阴沉了,“妈,不管谁跟你说的,你必须告诉我,我当面问问,是看到我俩睡一个被窝被逮住了,还是看我俩抱一起亲了。今天要说不出来,我跟她没完。”

        吕江兰见儿子这幅坚决地态度,“你们俩这没在一起?”

        陆星言眼白猩红,气得胸口剧烈起伏,“妈,你要相信我,我和陈经理清清白白,什么事都没有。我是你儿子,我说没说谎,你能看出来。”

        吕江兰确定陆星言没有骗她,既然他没骗,就是传话的人说谎了。

        陆星言问:“妈,谁跟你说的?”

        吕江兰琢磨着,“谁说的也不能你出面。”

        “妈,你快告诉我谁说的。”陆星言追问,“我一个男的无所谓,陈经理有家有业的,白白挨了盆脏水,还败坏她名声,对她名声影响多大。”

        吕江兰一直在想传话人的事,忽略了陆星言极力维护陈宁溪。

        “妈,你快说,谁告诉你的。”陆星言焦急的问。

        吕江兰看陆星言一副要找人算账的架势,担心他年轻冲动闹出事来,安抚道:

        “星言,这事妈出面解决,你在单位尽量跟陈经理保持距离,不必要的场合都回避着点,时间久了,这事就没人提了,大家就忘了。”

        陆星言觉得这不是时间能淡忘的事,“对一个女领导最大的恶意,就是造谣她作风有问题,更何况当事人还是我,我肯定要管的。妈,你快告诉我谁说的。”

        吕江兰终于看出点苗头了,打量起他来,看破不说破,“你激动什么,谣言这东西,不议论过段时间自然就没了,你越是把事情闹大,反而人尽皆知,假的传多了,也成真的了。你要是真为她考虑,就沉住气,别吱声。按照我说的,跟她保持距离,能不接触,尽量不接触,私下更不能见面,就算在街上看见了,也躲远点走。”

        陆星言皱着眉,虽然什么也做不了,但好像说得也有点道理。

        身边同事对他的态度并没有异样,说明谣言还没传开,既然没传开还是越少知道人越好。

        吕江兰见他被说动了,继续劝道:“星言,不行我们换个地方吧,你一个人在外地,我和你爸也确实惦记。我回去跟你爸说,让他给你找个离我们近一点的电力公司,你看行吗?”

        陆星言当即否定,“不行,我哪也不去,我在这挺好的。”

        吕江兰说:“有什么好的?离家远,没朋友,父母也照顾不到,一个三四线的市级所有什么前途发展。”

        陆星言依然坚定道:“我不走,哪也不去。你别跟我爸说。说了我也不走。真把我逼急了,我辞职不干,去个你们找不到的地方。”

        “你……”吕江兰被气的语塞,眼下还是要解决谣言的事。

        吕江兰:“行,你先在丹江电力干着,以后的事,谁也不知道能发展成什么样,万一你自己愿意回去呢。”

        陆星言没反驳,过了会儿,又开始套话问传谣言的人。

        吕江兰被他烦的,实在挨不住了才说传话人的关系。

        当陆星言听到刘雅慧的名字,脑子里回想了好久才想起单位里确实有这么一个人。

        刘雅慧的嫂子跟吕江兰关系好,这是刘雅慧回家跟她嫂子打电话闲聊说起单位的事。

        关乎自己朋友的儿子,也是好心让她出面劝劝,别把事情闹大了,搞得满系统的人都知道,对陆明轩影响也不好。

        吕江兰怕陆星言去单位找刘雅慧算账,再三叮嘱他千万别去找人家。

        可关乎陈宁溪的名声,陆星言咽不下这口气。

        周日,陆星言跟没事人似的陪吕江兰逛街、吃饭,还看了场电影。周一一早,把人送到高铁站,他一脚油门奔着丹江电力驶去。

        彼时,丹江电力。

        四楼的卫生间坏了,陈宁溪去三楼的卫生间,刚准备出去,就听到有人说:

        “最近又有小狼狗和风骚少妇的消息没?”

        王晴笑着说:“没有。”

        刘雅慧也笑得别有深意,“放假两天,俩人看不见,不得憋啥样。”

        王晴说:“放假了不更方便,去外面开房。”

        有瓜?

        这种情况,陈宁溪就更不能出去了,甚至不能发出一点声音。

        刘雅慧嘘了声,“外面没人吧?”

        王晴说:“没有。”

        刘雅慧:“里面也没人吧?”

        王晴说:“这么早,都在食堂吃饭呢,没有。”

        刘雅慧说:“我给你看,我上次拍到小陆进陈经理办公室,两人在屋里呆半天。”

        王晴阴阳怪气说:“你拍人谈工作干嘛。”

        俩人哈哈一阵笑。

        刘雅慧小声说:“他俩胆儿真大,就不怕被人发现。”

        陈宁溪拧起眉来,吃瓜吃到自己头上了。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