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玄幻奇幻 - 被迫嫁给男神在线阅读 - 第38章

第38章

        初瞳长这么大,也算是经历过许多大事的人。

        比如代表全校发表演讲,代表学校出去比赛,代表市优秀毕业生作报告,被学校里许多女孩子的梦中情人当众告白......

        她很少紧张,也从来不在大场面上发挥失常,每次老师或者家人对她都格外放心,初瞳不知道多少次被夸赞心理素质好、特别沉得住气、特别淡定。

        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过人的心理素质,她的淡定,在某人面前完全无效。

        每次想到这个人,想到他的名字他的模样,都是心情起伏最大的时候。

        初瞳在几年前幻想过,如果她和洛舟比之前的关系更加亲密,会是什么样子的。

        也想过如果他是她的同学、学长、她每天都能见到的人,会是什么样子的。

        可能是因为没有恋爱过的原因,她并不经常代入自己和洛舟到那种甜甜的桥段里,比如牵手,更不用提接吻这些,她想他的时候就是单纯的想念他,喜欢他的时候就是单纯的想见他。

        在她的脑海里,更是从来没有模拟过,如果有一天,洛舟对她说出如此暧昧的话的场景。

        像是养了一株先天有缺陷的植物,没想过要让它茁壮成长,只想尽力养活。养了几年,结果这植物不仅长得特别好,还开花结果了,结出来的都是金子,哗啦啦往下掉。

        初瞳现在就是这样的心情。

        正因为从未想过,所以之前那么明显的迹象,她都憋到现在才问出口。

        洛舟说完那段话,便一直安安静静坐在原地,可能是怕她紧张尴尬,伸手把玩趴在她脚边的小乖,修长的手指挠它的下巴,小猫咪舒服的直眯眼。

        初瞳沉默了好久,脑子里闪过千百个问题,第一个问出口的,是为了确认他的精神清醒状况。

        “洛舟哥,你今晚没喝酒吧?”

        “......”

        似乎没料到她会这么问,洛舟微微挑了下眉:“喝酒?”

        洛舟往她旁边挪了一点,“咱们离这么近,你闻到酒味儿了?”

        初瞳:“......没有。”

        洛舟:“你想问我,是不是醉了才这么讲?”

        “……”

        “放心,我没喝酒,一滴都没。”洛舟盯着她道,“我脑子很清醒,说这些也不是开玩笑,但是――”

        初瞳张了张嘴:“什么?”

        他停顿了一下,而后接着道:“但是――毕竟你一直当我是哥哥,如果你非常不能接受,那么现在就告诉我。”

        初瞳悄悄压了压喉咙:“告诉你,然后呢?”

        洛舟唇角勾了勾:“然后我就想办法让你接受。”

        “......”

        听到这话的瞬间突然特别想笑。

        不愧是他啊。初瞳想。

        “所以你刚才,绕了那么多......其实中心意思就是,”过了最初的紧张劲,初瞳越说越放松,直截了当道,“你喜欢我?”

        在室内明亮的灯光下,她一眼观察到某人的帅脸上划过一丝不自然,转瞬即逝。

        他不答反问:“我觉得,我表达的够清楚了?”

        “......”

        初瞳没有逼着他往下说,她真是发自内心的疑惑:“可是,为什么啊......”

        为什么啊。

        为什么呢。

        洛舟也纳闷,为什么就喜欢上了比自己小这么多,一直以来都当妹妹看待的初瞳呢。

        这些年也不是没有想过曾经那个小姑娘,但洛舟以前并没觉得两人之间会有现在这样多的交集,最初见到长大后的她,有惊艳,还有一种小姑娘长大了的欣慰感,那时候似乎一切都是正常的。

        后来她和他斗嘴,生气,然后两人再和好,他开始觉得逗她很有意思。

        他第一次见她哭的时候,还不明白所谓的“短信”是什么,还觉得自己明明是个绝世好哥哥,被她嫌弃多委屈。一直到看到了曾经那个手机号收到的所有来自她的短信,心情就变得分外复杂。

        十月份的那次生病朝夕相处了一天半,莫名其妙对着她做饭的背影出神。

        第一次明确意识到,是在白相宜生日宴后,在金子光“你这心理是当哥哥还是当爹还是当男友”的灵魂拷问中,他也不得不承认,他一直以来都过于在意她的追求者。

        而恰好也是那天,她不知道他为什么情绪不好,洛舟随口编的一句为了自己逝去的猫儿子难过,小姑娘还真就认认真真地安慰他。

        a大校庆的时候,去了那种公开活动,就为了看她表演。

        还送了少年时期自己非常看不上眼的所谓的“平安果”。

        知道她喜欢温宿,真他妈酸到......

        或许,不止这些。

        或许每一次和她相处、说话,每一次她让他觉得惊讶或者可爱的片段,都在转变和加深这样的情绪。

        洛舟坦诚道:“我也不知道。”

        喜欢就是喜欢了。

        他很讨厌拖拖拉拉,也不打算一直耗着,这次来出差除了比较想多跟她呆几天以外,目的之一也是为了现在这样把话说开。

        洛舟看着她,一条一条的数。

        “可能是因为你长得好看?”

        “……”

        “声音又好听?”

        “……”

        “叫哥哥的时候特别甜?”

        “……”

        “弹古筝的时候很迷人?”

        “……”

        “你们现在夸人流行用仙女是吗?”洛舟一脸正经,“你不就是?”

        “……”

        洛舟平时极少夸人,一下子来这么多真是让人招架不住,初瞳从听第一句就开始害臊,耳根子一点一点的要烧起来。

        到仙女的时候,不知道他还要说什么,眼看着要越来越离谱,她及时出声制止住:“停、停停――”

        洛舟便没再继续往下类比。

        不过,他不类比她的优点,开始类比自己的――

        “你再看哥哥我,长得帅就不说了,声音不也挺好听?”洛舟笑了笑,“洁身自好,家财万贯,学富五车......”他“嘶”了声,“我发现很多成语用在我身上都毫不违和啊。”

        “......”

        好家伙,夸自己比夸她文采好多了。

        初瞳眨眨眼:“你怎么突然开始自夸了呢?”

        “主要是想告诉你,虽然你是个仙女吧,哥哥也不赖……”他又凑近了点距离,眼睛狭长又漂亮,拖长腔调,缓缓道,“所以,给个机会?”

        谈话是被开门声打断的。

        初瞳红着脸匆匆跑上楼,洛舟跟回来的四人打完招呼才上楼。

        还不到十二点,洛舟想来想去,这事情也不好跟别人分享。

        前段时间,来s市出差之前,金子光还关心过他和初瞳的感情纠葛如何了,找准自己的定位没,洛舟没正面回答他。

        现在有空了,就微信找到金子光的对话框。

        没空闲聊:【滚出来聊天】

        别催了在发光:【?】

        别催了在发光:【晚上十二点,我正准备开始性生活,如果不是你有哪个地下情人快生了请不要打扰我。】

        没空闲聊:【我跟我妹告白了】

        刚才两条都是秒回,这条之后,屏幕静止了十多秒没来新消息。

        然后洛舟就看到了下方的一大串问号。别催了在发光:【????????】

        别催了在发光:【wtf?你说什么呢?是你之前跟我提过几次的妹妹???】

        没空闲聊:【嗯。】

        别催了在发光:【我他妈??你当初跟我说的什么啊,哥哥不是吗?纯洁的兄妹不是吗?我说你这心思一点都不像哥哥,像男朋友,还他妈说我想歪了???】

        没空闲聊:【嘴硬还不行了?】

        别催了在发光:【……】

        别催了在发光靓仔无语之后,立刻去发了条朋友圈。

        「今晚,有个老男人他不当人了,刷新三观。」

        之后金子光稍微平静后,开始问一些关键性问题。

        别催了在发光:【那你妹什么态度啊?你不是说你们俩就是纯洁兄妹么,现在是只有你自己不纯洁,还是俩一起不纯洁了?】

        没空闲聊:【我多一点,但我觉得她对我也不是没意思的。】

        别催了在发光:【你就是告了个白呗?没撩妹,也没问问她想不想做你女朋友?】

        没空闲聊:【嗯。】

        别催了在发光:【这是为什么?】

        没空闲聊:【……她有喜欢的人。】

        金子光又开始刷问号,这人着急了,也不管什么夜生活了,当即给洛舟打了个电话过来,要他口头讲。

        洛舟又给他讲了温宿,以及初瞳替学姐给人代兼职,顺带收获一枚追求者的事情。

        “不是吧洛少,那你这就有点卑微了啊。”金子光说,“这都心有所属了,你还头铁告白?那妹妹对你是什么态度啊,这个最关键,你讲讲。”

        “她没表示太多,主要是那会儿岳父岳母来了。”

        “?”金子光愣了,“告白第一天,这就叫上岳父岳母了……?”

        “怎么了,现在不叫以后也会叫,我预习一下不行?”

        “……行。”

        金子光:“你说你一直身为人家的哥哥,突然就这么告白了,妹妹不觉得你是怪叔叔?没拒绝你么。”

        “没。”洛舟靠在床头笑,“你也不必这么想,我觉得我妹可能对我也有点意思,但是不好说。”

        这话说完不久,洛舟突然又道:“你说她既对我有点意思,没拒绝我,却又跟自己其他同学说喜欢别的男人......她这是还有当海王的潜质?”

        “算了。”不等金子光说话,他摇摇头,“是小海王我也惯着。”

        洛舟懒洋洋的笑了声:“我感觉我这魅力,肯定能让小海王对我专一,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