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玄幻奇幻 - 被迫嫁给男神在线阅读 - 第1章

第1章

        八月底的s市,正值盛夏。

        夏日的晴空总是格外漂亮,从机舱座位旁的小窗向外看,天空碧蓝澄澈,白色的云海像是蓬松柔软的棉花糖。正午刚过,阳光透过棉花糖照进来,还稍稍有些刺眼。

        “请各位乘客调直座椅靠背,关闭遮光板……”

        听到空姐提醒的声音,初瞳收回视线,抬手将遮光板一拉到底。

        紧接着她右侧肩膀一紧,被身边的人搂住,往旁边带了一下。

        耳边传来好友辛莹格外激动的声音:“啊啊啊!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终于能和我家哥哥呼吸同一个城市的空气了——!”

        这是s市飞往c市的飞机。

        大学开学季前后,老生返校新生报到,跨市航班几乎都是座无虚席。

        辛莹是初瞳多年闺蜜,两人初高中都在一个班,大学也都选在了千里之外的c市,自然要坐同一班机。

        “知道了知道了,这话从刚刚开始,你都跟我重复多少次了……”初瞳掰开她的胳膊,好不容易挣开她的禁锢,喘了口气才说:“你知道吗,你真的完美符合那句话。”

        辛莹:“哪句?”

        初瞳送她一个白眼,毫不留情地吐槽:“白天想,夜里哭,做梦都想去首都。”

        辛莹:“……”

        初瞳说这话的时候,眼睛微微睁圆,干干净净的漂亮眼尾自然上翘,表情里满是认真。

        这美貌小脸看着乖纯可爱,损起人来是真不一般。

        “……哼,也就是看在你长得好的份上,姐姐不跟你计较。”辛莹说完,伸手去捏她的下巴尖。鉴于手感细腻滑嫩,实在好摸,又没忍住多揉了两把。

        飞机平稳地飞行在高空中,距离刚登机已经过去了半小时,某人的情绪也从最初的高亢稳定了下来。

        中午时段起飞包餐饮,空姐发完食物,吃东西的时候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

        “说起来,我爸妈一直散养我,我出去读书他们俩耳根子还清静了呢……倒是你,”辛莹话锋一转,“当时保送结果下来的时候我可太震惊了,伯父伯母还有你的俩哥哥,竟然真的舍得让你来这么远的地方上大学啊?”

        不等初瞳回答,又追问:“你实话告诉我,他们送你来机场的时候哭没哭?”

        初瞳:“……”

        哭是不可能哭的。

        但父母的确不太满意她的选择。

        初瞳从小到大,几乎从来没有忤逆过长辈的意愿去做过什么事,漂亮乖巧,成绩榜首,奖拿到手软,是各种意义上的“别人家的孩子”。

        s市本地就有几所顶尖大学,初父初母当时就按照本市的范围来的,却怎么都没想到,他们全家研究了一通,最后女儿自己给自己选了个千里之外的a大。

        平心而论,a大作为首都c市最好的大学自然是非常优秀的,计算机专业全国第一,恰好是初瞳想学的。

        可坏就坏在离家远。

        不仅对离家远这点不满意,父母对于她选的专业也不算满意。初瞳当时说自己想学计算机软件工程的时候,初父初母一听就皱了眉头。

        初父偷偷告诉她:“女儿,学那个要秃头的……”

        初母连忙附和:“你别不信,我们是过来人了,你爸认识的人那么多,计算机教授们有几个最后没秃?”

        但和两人相反,可能男孩子本身就对计算机这方面好感大,她的哥哥们是格外支持的。

        她二哥在家里没怎么夸,但有天初瞳听见他和别人讲家中小辈的时候,语气是藏不住的赞许,“哎我跟你说,我妹牛啊,知道去哪儿了吗?a大计算机系,就问你牛不牛逼?”

        她大哥也没怎么夸,但却有理有据地反驳了初父所说的“秃头”论,说你看那个计算机大拿谁谁谁和谁谁谁,头发不就特别多。

        三比二,初瞳完胜。

        初瞳大概讲了讲,辛莹听得直乐:“你爸妈真是好玩儿,书香门第,一大家子搞艺术的,偏偏还这么幽默。”等乐完了,她才随口一问:“所以你跑这么远上学,真就是为了学习呗?”

        辛莹会选择去首都读书,还如此激动,只因她这个追星少女所追的星星是c市人。

        “是啊,”初瞳说出回过无数次的答案,“a大计算机全国第一。”

        辛莹疑惑:“诶,可s市还有全国第二的计算机系呢,第一还是第二差距又能有多大啊?”

        “可能是,”初瞳眨眨眼,“学霸的追求?”

        辛·艺考生·传媒系·追星狗·莹:“……”好,是我不配。

        ……

        午餐过后,到了大部分人午休的生物钟,辛莹吃饱喝足,在旁边戴上眼罩就没声儿了。

        周遭的说话音量渐小,哭闹的小孩子也都被家长哄睡,机舱内变得格外安静。

        初瞳一直都没午睡的习惯,她翻出耳机,插好平板,开始看视频。

        辛莹是为了她追的“星星”选择c市,某种意义上来说,她和辛莹的目的一样。

        只不过……

        那个人不算传统意义上的“星”。

        平板放的是最新一期c市本地财经杂志做的访谈。

        这期放出后,在官网上的播放量达到了惊人的次数,那期的期刊销量也直奔榜首,甩开第二名好几位数。只因为这次邀请到的被采访人极为难请,名气又大。

        ——洛舟。

        洛舟是个很神奇的人物。身为c市首富之子,除了经商才能,最有标志性的就是他那张俊美帅气的脸,以及无人不知的毒舌属性。

        他不是经常在荧幕上露脸的明星或是政客,可知名度甚至还高过某些小鲜肉。

        主持人上来就表达了对于他能来访谈的喜悦之情,屏幕里的男人也接受地相当自然:“你们邀了这么多次,坚持不懈,我主要是被你们的执着给打动了。”

        主持人十分清楚他的风格,一点儿不尴尬,反而开起了玩笑:“那真是谢谢洛总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敷衍我们。”

        洛舟淡淡一笑:“客气。”

        虽说开场与别的采访都不同,人物也是稀客,但采访内容还是围绕着洛氏以及商界各种问题来展开的。后面的内容略有些枯燥,但初瞳还是看得很有兴致。

        ——内容不重要,主要是看人。

        视频里,洛舟穿了一身纯黑西装,坐姿随意,修长的手指搭在椅子的扶手上,很有节奏地一点一点。

        眉目带笑看似有礼,实则全然的漫不经心。偏偏这样的神态放在他身上,又不会令人生起一丁点的反感。

        有时给到他五官特写,棱角分明的下颌,瞳色略浅的桃花眼,眼睫偶尔下垂覆盖出小片阴影,每一帧都能截下来当海报。

        这则采访能播放量如此之高,视频弹幕也展示了大家和初瞳一样的心理——

        【他说的什么指数什么证券市场我一点儿没听懂,我只知道这个男人是真他喵的好看qwq】

        【真诚求问,洛总能不能出道?】

        【太子求你下凡演一部偶像剧吧,这张脸实在太浪费了呜呜呜】

        【不当演员当个业余声优行吗,这声线也很要人命啊……】

        财经杂志采访的问题还是多数与经济相关,有些词刚听到都得反应一会儿,但洛舟的声音从耳机里传出来极为悦耳,更别提单是看着他这个人就是一种享受。

        过去了略显枯燥的正经阶段,进度条快到结尾时,开始采访私人问题。

        主持人问出了网友投票关注度最高的问题之一——关于他是怎么看待联姻的。

        “联姻?”洛舟不负众望,嗤笑一声,“这都多古老的玩意了,你怎么不直接问我对娃娃亲的看法?直接梦回公元前,多好。”

        他说完后,主持人没绷住,初瞳也跟着笑了一下。

        弹幕除了【哈哈哈哈】,还有一大片整整齐齐的【可以,这很洛舟】。

        虽然多年不见了,可他这不常讲话、但只要一开口就会怼人的神奇属性,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

        除了看采访内容,看脸,初瞳偶尔还会暂停一下看看弹幕,几十分钟的内容愣是看了一个多小时。

        下午四点,飞机准时于b市降落。

        现在是暑假的最末端,飞机上有很多返校的b市大学生,和初瞳辛莹一样的准大一新生也不在少数。

        两人出了安检,拿好行李,坐上了提前安排接送的车,直达酒店。

        由于a大正式报道日是在后天,所以这两天她们决定先在学校附近的酒店住下,顺带还能熟悉周边地段。

        到了酒店,初瞳在套房客厅和辛莹自拍了一张,发到了家庭群,表示已经安全到达。

        不仅得到了秒回,她还发现群里几人不知什么时候竟齐刷刷地改了备注——

        想女儿的第一天:【呵呵……】

        想念瞳瞳:【安全到了就好。】

        养大的妹妹泼出去的水:【qwq】

        可怜的小乖:【[图片]看一眼你可怜的的猫。】

        “小乖”是初瞳养的一只猫,现在四岁了,平时和她最好,睡觉都得粘在一个屋。

        但小乖不能去别的城市,一带它出远门就明显有水土不服的现象,不然初瞳无论如何也会把它带在身边。

        前面两个整齐的是初父初母,后面两个是二哥大哥,id改的都很符合自己的人设。

        初瞳不知道说什么好,发了一个表情包,随后没过几秒,又收到一条消息。

        微信群名被改成了“盼女归家”。

        “……”

        飞机上坐了几小时,生出了一身的倦意,初瞳简单给四人一猫进行顺毛服务后,就跟辛莹双双躺在大床上睡了一觉。

        几小时后,她是被电话铃声叫醒的。

        初瞳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到来电显示是初母,手指一划接起来:“喂,妈妈?”

        “瞳瞳,”初母叫她的小名,“你去那么远的地方,我和你爸还是不放心,所以托洛家照应你一下。你知道的,我们多少年的老朋友了,以后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他们……”

        说来说去,初母这通电话的中心思想,其实就是通知她一声,明天不要起太晚,上午要去洛家拜访一下。

        初瞳半眯着眼,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直到初母又说:“你没忘记洛家吧?前些年他们家人还来过咱们这儿住了一段时间,你总爱粘着的那个哥哥不就是他们家大儿子洛舟……”

        前面的话听得朦朦胧胧。

        只有“洛舟”两个字像是有醒脑效果。

        初瞳腾地翻身坐起,后面的话都没听完就答应下来,和初母确认了洛家地点,挂掉电话第一件事就是下床跑去开行李箱。

        辛莹一睁开眼,就看见好姐妹左手一条棉白裙右手一条淡蓝纱裙挨个往身上比划,见她看过来,问道:“帮我看下哪条好看?”

        这场面可太稀奇了。

        辛莹记得上高中那会儿,大家都想方设法穿私服的时候,只有初瞳规规矩矩穿校服——偏偏就算穿着那么普通的蓝白校服,都能秒杀一众花里胡哨,稳坐校花位置三年。

        辛莹看都没怎么看,非常敷衍地答道:“都好看,都好看,你是仙女下凡,我们人间的衣服你随便披两件都好看。”

        “……”

        初瞳不再问她,低头继续翻衣服。

        “你待会儿要出去?”

        “不是,”初瞳摇摇头,“明天上午有点事。”

        “去干嘛啊?”

        “见长辈。”

        辛莹“哦”了一声,不难猜到是初家让她去见的,但还是没忍住嘀咕了一句:“原来见长辈而已,看你这阵势,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要去见暗恋对象呢。”

        “……”

        初瞳挑衣服的手指一顿。

        低着头,脸上的热度突然不可抑制地升腾起来。

        非要说这是去见暗恋对象……

        好像,也不是不可以。

        初母说的是让她上午去洛家,所以初瞳选了个自己觉得较为合适的时间。

        次日上午十点钟,初瞳到了仙碧皓庭。

        刚才跟的士司机报了地址后,见她对这里完全不了解,司机极为热情地给她介绍了仙碧皓庭相关信息。

        作为c市最贵地段的高档住宅区,装潢的精美程度自然不用说,初瞳现在看着这华丽丽的大门,满脑子都是刚才司机给她科普的天价数字。

        外来访客需要登记。

        可能是提前打过招呼,初瞳做好记录之后,其中一个安保人员带着她左拐右拐走了好几分钟,由高层住宅区到了别墅区,最后停在了一道高高的栏门前。

        安保人员离开后没多久,她的手机收到了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消息。

        「瞳瞳,阿姨让洛舟去门口接你了,你稍等一下。」

        “……”

        初瞳的视线死死锁定在“洛舟”两个字上。

        原来真的有这么神奇,一瞬间内,所有的情绪都能被两个简单的汉字给轻易牵动。

        初瞳回复了一条「谢谢阿姨」,闭上眼,做了一次深呼吸。

        她开始在门外小步转悠,观赏周围的景致,试图缓解掉那丝丝缕缕的紧张。

        这儿的天看着很高,离地面很远,和她从小长大的地方一点也不一样。

        初瞳不是第一次来c市,但这是她第一次来这个区域。

        建筑构造都和她家不甚相同,别墅极富现代特色,绿色的植物蔓延一路,却又隐隐透着古意。搭在一起,显得格外漂亮。

        初瞳左看看右看看,紧张感的确有所好转,一直到耳边穿来脚步声。

        她“唰”地回过头——

        这道高高的栏门是只能从里面打开的,透过缝隙,能看到一道又高又瘦的身影向门这边走来,一身深色衣服,走路姿势懒散又随意。

        一步又一步。

        他腿很长,没几步就到了她面前。

        只隔着一道门。

        初瞳不自觉屏住呼吸,心跳如擂鼓。

        男人低着头在门锁上戳了几下,而后“咔哒”一声,单手将门拉开。

        随后,整张脸完整的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洛舟身上是简单的黑色短袖,露在外面的皮肤很白,骨骼清瘦。

        依旧是行走的画报。

        但和昨天在视频里看到的有所不同,他神色寡冷,眼角眉梢都透出一种不耐。满脸都写着“本少好困好想睡觉”

        对视一秒钟。

        洛舟先开口,声音带着几分明显的哑和磁性的鼻音,尾字微微上扬——

        “客人?”

        “……”

        洛舟眼睛没完全睁开,眼尾狭长勾人,可能是刚起床的缘故,眼瞳像是蒙着一层薄雾。

        被他用这样的眼神盯着看,原本高频率的心跳突兀地停顿了一拍。

        没得到秒回,这位大少爷对着她抬了抬下巴,“我说,你。”他撑着门边的石墙,又问了一次,“是我妈的客人?”

        初瞳倏地回过神来。

        她点了点头:“嗯,是我。”

        初瞳昨晚想了很久,再见到洛舟的第一句话要说什么比较好。等真正见到了,卡在嗓子眼里的话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没有给她任何思考的时间。

        洛舟又问:“知道今天周几吗?”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问这个,但初瞳还是老老实实答了。

        “周日。”

        “那知道周日这个时间,我一般在干什么吗。”

        “……”

        你干什么我怎么可能知道?

        初瞳一下子被问住了。

        她迟疑了一下,顺着他的话往下接道:“在……干什么?”

        洛舟立刻答:“在睡觉。”

        “………”

        初瞳:?

        初瞳愣了一下,几秒后,面前的人就换了个姿势。

        洛舟一只手撑着门,修长的身子斜着靠在旁边石墙上,顶着那张很帅但看着很困倦的脸,眼睫垂下来,唇角也微微下撇。

        就这么盯着她看了几秒。

        而后开口,声线压低,说的话却是格外意味深长的语气。

        “小姑娘,以后再来人家做客,记得来晚一点儿。”他垂了垂眼,“扰人清梦,不太合适吧?”

        “……?”